天地之间 第一百三十四章 潜入天龙

    时间:2018-02-06 元旦在中国心目中并不能真正代表新年,所以放假的时间也不是很长,我在元旦前给天龙集团办公室的刘欣主任打了个电话,软缠硬磨地求他帮忙给安排个上次说到的那个司机工作,可能是看在虹媛的面子上,他似乎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同意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元旦后去面谈一下。
      他的这个态度,对于我来说也就够了,相信以我现在的能力和思维,集中精力搞定一个人一件事,早就不是什么难事了。我盘算着今后将会面临的问题和应对措施,从我现在的水平和观察问题的角度,已经可以多看几步了,当然,人也因此而显得更有章法更具备自信。
      元旦这短短的几天假期里,我是一点也没闲着,一边全身上下收拾起来,剪了短髮,配上付黑框方型眼镜,让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时尚、年轻而有精神,专门买了几条高档牛仔裤,配上黑色的深蓝色的个性衬衣和七匹狼的夹克、利郎的商务休闲西服,加上意大利的皮鞋,雯丽和潘莉这对贴心美女一同陪我上街选的这套服饰,既显出档次又呈现出活力,同时也适当修正了我的身材,让我一下年轻了好几岁。
      我们还去换了部大显屏的三星智能商务手机,让谢娟和玉凤帮我把原来手机的资料全部导入,同时将笔记本和电脑里的许多重要资料都录入进去,这次去天龙不可能背笔记本电脑了,这个手机将成为我今后最重要的的联络工具和管理工具。
      趁着元旦,我还好好抽时间陪了大奶雯丽和二奶潘莉,一起畅谈工作和生活,白天逛街购物享受难得的假期生活、晚上则彼此挑逗调情后和她们整晚整晚地做爱,弄得每天的眼圈都是黑黑的,两个老婆虽然都很心疼我的身体,但几乎每晚都是连床会,再大度的女人,到了床上都是争风吃醋、争宠示爱的,一对儿如花似玉、沉鱼落雁让我也是爱不够日不够的感觉,何况还有谢娟、玉凤在旁边添油助兴,时不时还要和她们这些小蜜来上一两腿儿。
      元旦节后正式上班了,我和潘莉换了车,把陆上公务舱交给她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歉意的:「委屈你这段时间了,人家雯丽都开奥迪了,而我的甜心莉儿还得开老通用,这样吧,这次回来我给你安排辆新的。」「说什么啊,你的GL8比我的桑塔纳好多了,感谢你还来不及呢!」莉儿莞尔一笑,这个高雅美丽的女人怎么看怎么动人,让我情动不已拉进怀里就是一个深吻。
      看看眼前这辆最先从雯丽手里转过来的蓝色桑塔纳,伴随莉儿成长,而今又到了我的手里,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将陪伴着我,人生的真谛其实并不在于目的,而在经历的过程和所取得的进步,在于我们发自内心的高兴,而钱财和香车等等都是身外之物啊。
      这次扔下所有包袱,到天龙放手一搏,筹划了很多年了,而今终于展开,我心中有种满足和幸福的感觉。
      这次我好好準备了一下,还特意用上了高档堵喱水,对着镜子好好修理一番,皮鞋擦了又擦,将潜台词背了又背,到天龙这种公司去应聘,讲的就是第一印像,来不得半点马虎。
      一路上车水马龙、人流如织,开着这辆车去天龙应聘,伴随着汽车音响里激情的节奏,我体会到生命中那种令人向上、令人振奋的气息。
      同样是到天龙去应聘,前后几年差距,却是一种「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的感觉,新的一年,对我来说也是人生一个新的挑战和新的开端。
      天龙大门口虽然有两个保安,但基本是挡人不挡车,这些看门拉吊桥的二狗子都有些这个味道,我直接开进了天龙职工停车场。这里车子停得不算多,而且档次却参差不齐,以中低档的路宝、夏利和奥拓微面什么的为主。将我的蓝桑停进去后,下车回头一看,不显山不露水的,我心里非常得意,人这辈子还是低调一些更好,少掉多少不必要的麻烦和矛盾啊。
      天龙在江陵是绝对的药业老大,虽然它的历史并不太悠久,但由于产品对路、经营得当、纳税众多而成为江陵政府和财政的宠儿。天龙药业坐落于江陵的西郊,总佔地二三十公顷,各种附属设施极为完善。天龙药业的门前,有一个极富现代主义色彩的不锈钢雕塑,托着一块金属铭牌:「天龙药业」四个大字,落款是陈名章,这是中央卫生系统的老部长了。
      走过雕塑迈进天龙的大门迎面可见一块巨大的启门石,上有江南省委书记邵南山题写的牌匾:「天龙药业,关爱民生」。经过启门石后就进入天龙广场,广场中央立的是一尊李时珍像,后面有潜龙升天的图腾。广场后面就是天龙药业的主体部分,包括办公区、厂区和附属于这两个区各自独立的服务区。
      天龙的办公大楼有十六层,非常气派,花岗石的地面,进口的6台德国蒂森电梯,整个显出一种大气和档次和财大气粗的感觉。我抬起头,看着天龙这幢大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的揉了揉鼻子,我这么一来,天龙可就要历经一场翻江倒海甚至翻天覆地的变化了啊!
      说实话,站在这幢办公大楼前,我很有些佩服我的竞争对手~~天龙总裁张有福的能力和气魄,龙腾虽然内秀但装猫扮虎这方面还真有点小家子气了。不过呵呵,老张的就是我的,今后老子乾脆搬这里来办公好啦,省得再从头做起了,想到这里我暗自得意起来。
      没有必要惊动虹媛这个情人了,我直接给刘主任去了个电话,他让我到本部办公大楼五楼503去找他就可以了,上到五楼下了电梯,沿着走廊走过去,我感觉到心里有种莫名的激动。其实打心眼里我就不喜欢「间谍」这一说法,然而我从今天开始我得违心地干间谍的勾当了。
      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完全崭新的环境,和几年前我来的时候有了太多太多的变化,走廊里甚至一些敞开门的房间里人不是很多显得有些缺乏人气,让人平生一种死气沉沉的样子,似乎到处都在勾心斗角,一路走来,我分外小心。
      问了两个人找到了503室,看门口没有任何标牌,我犹豫了半天还是轻轻敲了两下,这时候,里面的人过来打开屋门,的确是陈欣陈主任,见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我把包装得非常好的两条中华随手递给他。他掂量了一下,试探我一句:「白秋你也真是的,来就来嘛,还提什么东西。」我笑呵呵地说:「听虹媛妹子说了,陈主任喜欢抽烟,而且只认中华这个牌子,咱也没什么好孝敬的,带两条让您老先品品。」「来就来了,还带什么礼啊,不看僧面看佛面,就是看在虹媛这个大美女的面子上,你白秋兄弟的忙我肯定是要帮的。」陈主任一边打着哈哈,一边将两条烟塞进抽屉里,并招呼我坐下。
      喝了口陈主任专门给泡的铁观音,一股茶香和暖意上心头,环顾这间办公室,我不禁有些诧异。「陈主任,你们这么大一个集团办公室,就在这么一间小屋里办公啊?」陈主任听听笑了起来:「哪里,最起码要有十几个这么大。」说着,他拉我走到了窗前,指着对面一栋小楼说:「你看,那栋楼才是我们的张总和汪总的办公室。我们这边的几间只算整个集团办公室的一小部分而已。」
      我眺眼去望,在一片耀眼的阳光里,果然有一栋三层小楼耸立在那里,后面似乎还有些休闲运动的场所,至少可以看见一个带遮阳蓬的网球场和室内游泳池什么的,我的疑惑才迎刃而解心里踏实下来,跟着陈主任又回到了沙发上。
      陈主任拿出一支烟,我连忙凑上去帮他点燃。忽然想起什么,他又把烟盒及打火机往我跟前推了推,我摇了摇头表示感谢,陈主任吸了口烟,吐出来,烟雾里他的一张脸便愈加生动起来了。
      他说:「白秋,说句实话这次招聘的事本来是不怎么急的,我们是计划要招一个司机,但现在又想往后推一下。这样吧,你先谈谈自己的情况。」听他这么说,我的心里有些打鼓,实在有些难以琢磨透他话里的意思,但很快我就稳住了神,决定示弱诱敌。
      我朝陈主任一笑,从提包里摸出一个大牛皮纸袋,一边从茶几上往他面前推,脸上也就多了一些自卑的红润,陈主任看在虹媛的面子上,对我还是很客气的,他随意瞥了瞥我的简历,然后随手将我琢磨了半夜的简历丢在一边。
      「陈主任,我的学历不是很高,仅仅是个中专毕业,恐怕……。」陈主任接过话去说:「你原来是中专毕业,又是学药材这个行当的,到我们药业公司干干技术不是很好吗?」我只顾笑了笑了:「陈主任,我原来学的那些本来就上不了檯面,而且这么多年没用都丢生了,还是开车这个活儿简单,自己也很开过一段时间了,维护保养什么的都行,我还是想应聘司机。」
      陈主任说:「白秋,这点你倒是不要有什么顾虑,天龙这地方,老总要的是你的实际能力,而不是一纸文凭。就比方我吧,也仅仅是大专毕业的。人啊,关键还是要看是否有灵气。」见我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他又接着说:「那我就跟你透个底吧,其他的事情我不敢说,至少招司机这件事儿是我做主的,天龙车队的李正根队长又是我的老乡,所以,关键还是看你的表现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便大致有了数,直接阐述了几点我认为最重要的:「陈主任,我希望能到天龙参加工作,我想提下面几点自己的优势,供你们参考。」
      其一我是虹媛表妹举荐的,家庭背景清晰可靠。
      其二我开车有20多万公里安全驾驶记录,开车技术和维护保养方面是没什么问题的。
      其三我来天龙是本着不断学习和追求进步的想法,对待遇、职位什么的都没有过分的要求。
      听我说到这里,陈主任不由得暗暗点头,我趁机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早就封好的信封给他递过去,一脸的谄媚低声下气地说:「陈主任,我的事情就劳你费心了,一点心意,不成敬意,今后还靠您多关照。」
      陈主任用手指轻轻一捏袋口,眼角余光一扫,红灿灿一片感觉至少有三四千块(也不敢包多了,怕引起怀疑),笑笑放进口袋里,对我点点头说:「小兄弟,干事情滴水不漏啊,滴水不漏啊,呵呵。」
      说着他让我先坐一下,然后提了纸袋站起来慢慢踱步到办公桌前面,看了看我的简历,随口问了几个问题,我也是满口胡诌了事。
      他接着说:「公司待遇是一千四一个月,这个虹媛大概也和你说了。」我点了点头,眼睛盯着他。「一般公司新进的员工都有三个月试用期,试用期工资为八百元,这些都要按规矩来。我这个人公是公私是私,朋友归朋友,你虽然是虹媛的亲戚,我也不会在工作上对你有什么特殊照顾的,希望你好好干,别辜负虹媛的一片心意。」
      「是,是,陈主任,我会努力的。」我像做了坏事的小学生正接受老师的批评教育,在陈主任面前表现出来一种噁心的荣辱就惊的嘴脸,简直没有一点平日里的气节,真是酸菜鱼上不了大桌面。
      接着陈主任给我一份劳动合同,我明知是一纸卖身契,却仍忙不迭签字画押,生怕连买身不成,当街遭辱。最后他提笔写了个条子交给我:「拿这个先到人事科作个登记,然后你直接去车队找李队长,其余的虹媛知道怎么替你办好。」
      我看他这么说,心里的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连声感谢说:「陈主任,劳您费心了。」「哎,不要再这么客气了,虽然社会分工不同,但咱们现在开始都是一个单位的了,把自己的本职工作作好就行了,就是对我最好的感谢了。」陈主任似乎给了我很大恩惠一样,非常满足地接受着我的恭维,同时假装谦虚打着哈哈。
      到人事处和虹媛淡淡打了个招呼,她笑着对我说:「白秋同志,我现在非常荣幸地通知你,你已成为我们天龙集团总部小车班的实习司机,每月工资八百元,从即日起开始上班。」我也笑笑,不过带点苦笑,八百元的工资,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简直像在开玩笑,基本上连买烟抽都困难,不过现在也只有咬牙忍忍了。想想明天开始车是绝对不能开过来了,要不简直就成了个闹剧,以我现在的工资不要说养个桑塔纳,就是买个自行车都要掂量掂量呢。
      「还有什么要求吗?我亲爱的白秋同志?」虹媛笑盈盈地问我,简直在洗刷我的智商:「没有了,就是工资开太高了,简直让我受宠若惊呢!」我恨恨地从牙缝里挤了句出来。
      「那你是不是想让我们人事部给你调点下来呢?」听见虹媛这么威胁我,实在让我有些受不了,小声在她的耳边嘀咕了句:「算我自作自受、自讨苦吃好啦!我的姑奶奶,你饶了我吧!」说完我落荒而逃……。
      办公大楼的旁边,有座非常不显眼的二层小楼,一楼的捲帘门一直关闭着,仔细看就可以发现像从来没有被开启过的样子拉上了蛛网,旁边有座简易的铁製便梯通到二楼,上了二楼一看门口挂的牌子「小车班」,就是这里了。
      推门进去,一看里面七八个人正在围着下像棋,妈的,这里还真是别有洞天啊,工资待遇虽然不高,但劳体不劳心,也是一个休闲所在呢,这就是小车班给我的第一印像。
      见我进来,大家都转过头来看着我,我连忙带点歉意地咳嗽一下,满脸堆笑地问:「请问那位是李正根李队长?」见一个四五十岁满脸油亮长着一张马脸的站起来,我知道这就是我今后这段时间的直接领导~~李队长了。
      「我是新来的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还请队长和诸位多多关照!」我拿出中华烟来散了一圈,大家拿到手里多少有些惊讶,但很快都习惯地打燃火。李队长先是一愣,但等我给他敬烟时,他摆摆手,等别人点燃抽上了,李队长就伸手在脸前扇扇,在我面前拿足了做派,我毕恭毕敬站在他面前听他安排工作。「你就是白秋啊,先坐下先坐下。」他摆摆手,我这才找个板凳挂角坐下。
      李队长摸着下巴,右手五指轻轻敲着桌面,忽地食指一用力说:「白秋啊,来得正好,我们这里早就说要招个合适的驾驶员,现在厂里的大好形势下大量需要人才的。」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来了兴致:「那队长给咱安排的是什么样的车呢?」我的兴致也被他给吊起来了。
      「这样的,我先给你说说作息制度,我们先把规矩立了,不要以后怪我没给你打招呼。」这个李正根看来要想给我来个下马威,我是干什么的,立马来了个顺水推舟:「那是那是,只要队长说了,我白秋绝对指哪儿打哪儿,绝对服从安排听从指挥。」
      「按规定小车班每天八点半上班,中午如没有出车都在办公区的附属食堂用中餐,这个厂里是予以补助的,每天每人交一元就可以了。下午是五点半下班。」听他这么说,我心想这个天龙厂的大锅饭可终于又让我给吃上了,反正现在单锅小炒也吃腻了,整整大锅饭也挺不错的呢。
      「那给我安排什么车呢?」我终于忍不住好奇提出了这个问题,心想来到天龙总要玩个好车嘛,以自己的身份和技术,就是奔驰宝马也是立马搞定的。「我们没有车安排给你开。」李队长直愣愣扔出这么一句,吓我出身冷汗来着:「那我干什么呢?」我的气势顿时低落下来。
      「我们呢这里一共八辆车七名小车司机,所以没有给你开的车。」听李队长这句话,我着实有些奇怪,想问但嘴巴动了动没有说出口。
      「李队,别卖关子了,人家初来乍到的,别吓着人家。」这时候,司机中间一名发话了,我仔细端详起这个人来,却是一个看上去顶多不过三十岁,人长得瘦高瘦高的,鼻樑上还架了一副眼镜,说话的语气就和他的模样一样,让我感到一种忠厚和踏实的感觉。我笑着连忙又递了支烟,开口问他:「您怎么称呼呢?」「本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蔡宝伟,蔡振华的蔡,宝贝的宝,伟大的伟。」这个师傅非常爽朗地笑笑对我说。
      李正根可能看见老蔡半中间杀出个程咬金,也放下架子给我解释起来:「我们这里是一个萝蔔一个坑,每辆车的司机都配满了的,虽然总共八辆车七名司机,但给张总的车就是我们这里最豪华的奔驰S500开车的是个女司机,她不归我们小车管。白秋,让你来就是帮着擦擦车、看看车况、作作保养什么的,也就是给我们公司的大美女打打下手,所以工资什么的都不太高。」
      听他这么一说,我心里才有了数,其实对我来说,有车无车都无所谓的,不过在这里还不能显示出来。我淡淡笑笑说:「好的,队长,那我今天干什么呢?」
      「今天张总一早就出去了,车子也没有回来,你乾脆下午收拾一下办公桌,準备一下行车记录本什么的。」李队长给我安排了工作,我便提着那极其简单的行李走到一张靠近角落看来没人用的破旧的办公桌前面。我慢慢搬上面的杂物以腾空桌面,接着是收拾办公桌的抽屉,这时候,其他的人继续下像棋,而那个姓蔡的师傅主动过来帮我,我看看他热心相助,眼睛都有些湿润了,一进天龙就开始接受莫名的折磨和受气,而今有人帮助,才让我再次体会到工人阶级间的那种热情相助的重要和可贵。
      「蔡师傅,我没有带笔和本子,到哪里去领文具呢?」我慢慢和老蔡收拾东西边和他唠起嗑来。「你等等吧,等会儿段婷婷就回来了?」老蔡慢慢指点我:「哪个婷婷?」我有些好奇,毕竟这个是女孩子的名字:「等她回来你就知道了。」老蔡有意在我面前卖个关子。
      等收拾完,我和老蔡点了支烟休息的时候,门被推开了,一个靓丽的身影走了进来,她一进门,就立即吸引了所有的男人的视线,顿时,整个房间都显得生动出彩起来了。
      这是一位只有二十出头的风姿卓绝、光艳明丽的漂亮女孩子,美得出奇、美得惊人,但她的个子很高,大概有1米65以上吧,身材特别的好。胸前两个鼓突突的奶子,翘挺的俏臀,杨柳细腰、大腿修长,她那异常秀美乌亮的长髮似乎是很随便地用一个粉红色的手绢束在脑后,披散在背上,显得既自然又潇洒飘逸。
      她的皮肤白皙,小脚玲珑,模样标緻,瓜子脸,尖下巴,一双大眼睛,双眼皮,水灵灵的似乎会说话,笔直而小巧的鼻子,尤其是那张樱桃小嘴儿,几乎小得不能再小了。这个玉女段婷婷长得很像妩媚的香港明星周慧敏,不过高挑的身材比周慧敏还要吸引人。
      「这就是段婷婷,小车班的调度,我们这里的一枝花儿。」老蔡在我耳边嘀咕着,我也暗自被她的姿色所吸引,只见今天的婷婷脖颈处扎了条月白色的碎花纱巾,显得很高雅,她外面套着奶白色的风衣,里面对襟羊绒薄毛衣里面是件红色的真丝衬衣,笔直的蓝色牛仔裤十分好看,衬衣扎在牛仔裤里,显出了动人的曲线。小脚上隐约可见肉色的丝袜,一双黑色的细高跟鞋更显露出她修长的身材。
      当这个美丽的高个姑娘段婷婷走到我的身边时,她冷傲的目光看了我一眼,那张无比俊美的脸上透露出了一丝吃惊的表情,俏脸立刻红了一下,但她还是在用眼角仔细地扫视着我。
      我站起来有些诚惶诚恐地,但很快恢复了常态,我笑着走到她身边,说:「你就是段婷婷吧,你可真漂亮啊。我叫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今后就请你多关照了。」段婷婷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淡淡的文雅笑容:「哦,你就是新来的实习司机,不好意思,我才从外面回来。」
      在嘈杂的小车班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位美丽出众的小姐,这么一道靓丽的风景,着实让我有些惊异,让人产生从她的空间散发出亮丽光辉的错觉。这个段婷婷的身材修长,加上青春美貌所形成的气质,散发出让人不易接近的气息,她虽然异常美丽,但却目光冷峻,神情高傲,旁若无人,给人一种气度雍容、高不可攀的感觉。
      我正想问问这个漂亮的段婷婷文具的事情,同时也和她多搭讪一下,为今后的工作开展留下个好印像,正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的声音响起:「婷婷!你终于回来啦!哈哈!」因为的确很突然,我和段婷婷几乎都吓了一跳。
      还没有等我弄明白是怎么回事呢,急忙回头看去,只见一个年轻人站在我身边,高个子,细腰身,头髮梳理得闪亮,脸型消瘦,尖尖的下颌,弯眉毛,大眼睛,笔直的鼻樑,方口,不笑不说话,一笑就露出满口整齐的牙齿。这是个漂亮的小伙子,不过眼神中流露出毛躁和心浮,我估计也就是20来岁,不会超过25岁。
      这个人的声音显得很年轻,甚至还透着稚气。段婷婷脸上略微闪过一丝不快,不过马上就笑盈盈地说:「文军,你说话就不能小声一点吗?吓人家一大跳。」
      这个王文军刚才还在李队长旁边看像棋给他支招,不过他虽然年纪不大,但一身的打扮在司机班里可是出类拔萃的,一身蓝格子西服西裤,手腕上一块亮晃晃的金錶,脚下的皮鞋闪闪发光,他没系领带,里面是花格子衬衫,就是这一身的打扮,没有两三千元绝对拿不下来。
      不过他年纪轻轻,在小车班即使是转正后的司机,月薪也不过一两千块,钱自然不是他挣的,看他的样子可能家里还是底子比较厚的,还有听虹媛说天龙虽是个私人企业,但这么些年来盘根错节、关係複杂,要不就是他家在天龙有什么关係,而且这小子还和车班一枝花~~段婷婷搅着,想到这里,我忽然对这个叫王文军的小伙子引起相当大的兴趣来。
      段婷婷站起来走向他,我也回过身子来面对着他,眼睛盯在他的脸上,同时,这个年轻人也注意到我了。他使劲盯了我两眼,带点笑容说:「白秋,白天的白,秋天的秋,你能不能挪挪地方,别挡着人好不好?」
      在龙腾说一不二的我,从来没有对谁忍让的习惯,整个公司上上下下都是让我三分的,一来到天龙连个车班的司机都可以横着对我说话,心里一时半会儿还有些接受不了,因为我明显听出他话里带着点挑衅的味道。
      老蔡一把将我拉开了,劝着王文军说:「二公子,都是当司机的何必这样呢,今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人家白秋初来乍到还不熟悉环境。」
      我本来有些愤愤不平的,就站在那里没有招惹谁的,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小子呢。这时李队咳嗽了两声,表示着自己的权威和存在,我想想自己的现况和使命,好汉不吃眼前亏,闪了算了。
      我正低头在旁边坐着生闷气呢,听旁边两个男女搅和上了,段婷婷笑着说:「文军,你这人就是脾气不好,和你说过好多次了呢。」王文军说:「婷婷,今晚到我家吃饭吧,我爸出差了,他要到北京去好几天,说是办什么认证,张老大就是喜欢支我爸去跑这些事情。我也没啥事情,晚上我们一起玩好啦。」婷婷笑得花枝乱颤:「你请我我就答应你吗?还要看你表现呢。」说着,王文军就拉着段婷婷走到屏风后面,那里单独隔了个小房间似乎是婷婷办公的地方。
      隔着屏风我看不到里面的情形,不过竖着耳朵隐约听到他们的谈话。姓王的小伙子说:「你要我怎么表现嘛?」「还不是看你自己,革命靠自觉,让人家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女的说着,接着又问:「你妈身体好点了吗?」小伙子说:「还那样,谁知道她弄的是啥病。老说心里难受,可到医院一检查,一点毛病没有。现在她在高级病房养着呢,我姐陪着她。」
      女的说:「你那个什么药店的生意怎么样?」小伙子说:「啥生意啊!我根本就是弄着玩的,反正也不是我的钱,玩呗!实在玩腻了我送人。」婷婷笑着说:「你个臭小二子!就知道胡来!要送就送我,不许送别人啊!」小伙子突然沉默了一下,小声说:「婷婷,那也要看你表现如何了,要给我当媳妇儿还差不多。」婷婷笑着说:「你个花心大萝蔔,哪个正经女孩子敢给你当媳妇儿啊?」小伙子笑着说:「你说的嘎嘎的,有的是好姑娘排着队上赶着来的。」
      婷婷说:「我才不去你们家给你当媳妇儿呢,你们家里要求那么高,什么学历、气质、家庭,咱们是穷人家的女孩子,不想攀你的高枝儿呢。」小伙子也笑着说:「他们怎么啦,最后还不都得听我的,我喜欢你就得了。我们家就这这根苗,我说了算的。」婷婷吃吃笑了起来,声音越来越小:「信你的,信你个大鬼头呢……!」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