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八十七章 双花并蒂

    时间:2018-05-18 送走了春光的蔡姐,我看着身边的春花和璐瑶,语重心长地对她们说,「你们好好跟着蔡姐学学吧,业务经验都没有什么好说的了,做事情那种干练洒脱,对业务的领悟程度,都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啊。」春花还太嫩,璐瑶总的来说不是一个层面上的,不过有这个蔡姐在后面照应着,应该不会出什么大的问题。
      「我们比起这个蔡经理,总有自己的优点嘛,」璐瑶一边说着,一边挺起自己丰满的胸脯,抛了个迷人的甜甜媚眼过来,加上身上淡淡的香水味道,徐娘的成熟风情就是不一样,一下把我的情绪撩拨起来了。上午吃了两颗补药,精神早已恢复,慾望也蠢蠢欲动起来,于是我说乾脆找个宾馆睡个午觉,休息一下下午好来和「碧云天」的售楼小姐周旋,她们两女作为我的下属和情妇,当然没什么二话。
      附近好一点的只有「玉亭宾馆」,这是一家老宾馆了,连星级都没有评上,不过好在乾净清幽,房客不是很多。一进宾馆,春花低声问我开一个房间还是两个,「一个吧,一个就够了,两个多浪费啊!」我大大咧咧地说着,「白总你真坏,还不知道人家璐瑶姐答应不答应呢!」春花嘟着小嘴说,「你管她干什么,只要你答应就得了,」听我在这么一说,春花瞪了我一眼,眼睛大大地真好看呢。
      春花到前台用她的身份证办登记手续的时候,我则拉着璐瑶在大厅旁的水吧喝茶。我谈笑之间有些得意地对着璐瑶说,「从来都是我的女人给我开房,只有昨晚是我给你预先开好的。」听我这么一说,聪明的璐瑶笑着道谢,「那实在太谢谢了,人家不懂事嘛。以后我给你开好啦。」
      「只给我开房就够了吗?」我笑瞇瞇地看着她,从随身公文包里掏了个厚厚的信封扔给她,璐瑶有些迟疑地看了我一下,「一万,给你买点衣服和香水什么的,毕竟是我的女人了。」我知道今天不动点真家伙要让这良家妇女就範肯定是不容易的,不过现在的商品社会让一切都简单起来了,璐瑶连声道着谢,「快收起来吧,一会儿让春花看见就不好了。」听我这么一说,璐瑶将桌上的信封收进了自己的小坤包里,然后妩媚动人地对我一笑,「白秋你真好,我算没白跟你,以后我就用这钱给你开房,还要好好伺候你呢。」
      「先别说些嘴甜的骗我,过一会儿我就要你好好伺候我呢,」我也没客气地点拨着这成熟美妇,璐瑶皱着眉头想了半晌,最后终于开了口,「白秋,我真的很想离婚,跟我那口子没法凑合下去了。离了婚,我全身心都给你,但你能否给我个名分呢?」说实话,我也赞成璐瑶先把家里的问题解决好,但她这个要求让我有些为难了,犹豫了半天我终于答了出来,「想离你就离吧,不管是情妇还是女奴,我都把你当自己的女人看,不过我可什么都没答应你。」璐瑶对我的答覆当然不能满意,但她也知道现在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一切才刚开始,大眼睛里满含着深情终于释然地说了句,「好吧,跟了你我也够了,先做你的外室情妇都够了,有你陪着我,还有那大家伙时不时弄人家,也知足了。」
      「璐瑶,我说过的,你需要舞台我就给你舞台,这个商舖如果买下来,我準备给你大约卅平米,你可以在这里继续开你的『媚惑』内衣店,卖你的情趣内衣、高跟鞋、坤包和丝巾、小饰品等等女性用品,只是唯一的要求是一定要高档,高档意味着品位,同时也意味着高利润。」听我这么一说,璐瑶十分激动,但激动之余还不忘讨价还价,「白秋,可是经营高档货我没有什么经验,而且房租也付不起啊。」
      璐瑶还算聪明,她想的和我所思考的完全一致,但在她面前,我是绝对不会示弱的,「内衣什么的高档品牌我可以在香港给你找找,再送你去考察一段时间,生意可以合伙来做,流动资金我可以给,房租也不收你的,当然利润嘛……。」说到这里我停了一下,看璐瑶的反应,「利润算我们的,白秋,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利润上你说怎么算就怎么算。」
      「好!」我欣赏地看了她一眼,要的就是这个豪爽的脾气,不管是在床上做我的女人,还是在床下做我的帮手,我都喜欢这种一语掷地、义无返顾,而对那些忸怩做态的敬而远之。「璐瑶,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钱这东西,你越爱它,它越不来,你不搭理它了,它反而跟着你走。我说过给你一百万的,你看好了,你只要听我的话好好跟我干,我一定会给你安排机会让你挣这一百万的。」
      我们慢慢呷了两口茶,璐瑶终于还是忍不住问了起来,「白秋,我总是弄不明白,我和春花跟着你算你什么人呢?」我也不想绕圈子了,乾脆直截了当地对她说,「春花算不上我的老婆,甚至连小老婆都排不上,她只是我的侍妾,而你的位子更低,是我的女奴。」虽然璐瑶脸上有些失望,但我还是继续了下去,「以后『云凤』这里春花是经理,而你有义务帮助她。平日里你叫春花经理,春花叫你汪姐或璐瑶姐,暗地里你叫她春花姨,她可以叫你璐瑶,这就是规矩。」
      看着璐瑶一脸失望,但我变本加厉地来了句,「璐瑶,要想获得就先要有牺牲精神,你是我的情妇外室,但别忘了你也是女奴。什么叫女奴,打个比方说,我想干你春花姨的时候,你得陪着提鞋架腿,我上面搂着她,你得在下面小手发着鸡巴牵进去好让我美美捅着她那销魂洞儿,我干高兴了伸出来,你得一口接住哄出精花儿来一口给嚥了,这才算标準的女奴啊!」
      虽然我的声音很低,但这近乎直白的一席话说得饶是风骚大胆的璐瑶也脸红如霞、春情上面,嗔怪地低着头对我抱怨了一句,「白秋,你实在太过分了。」
      春花终于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房卡。我有些诧异地问她,「怎么办了这么久的手续呢?」春花连忙解释道,「前面有几个客人要赶飞机,就让他们先办退房手续。结果有个客人喝了瓶饮料,外面卖三元的,这里要收十五元,吵了一架,所以就把时间给耽误了。」
      「你们上去吧,我在这里喝茶等你们。」璐瑶看我们十分亲热随便,嘴里带点醋味装着撇清,「怎么可能呢?我的大鸡巴还想好好干你一顿呢。」我咬着她的耳朵来了这句,就这一句话让她红了脸乖乖跟我们走人。
      春花岁数太小了,二十岁的她和快三十的我站在一起总不那么协调,于是我让她走在头里,豆绿色的西服套裙、肉色的长筒丝袜和黑色的细高跟鞋一步一扭,小屁股晃悠着,加上苗条的身材、优雅的倩影,让我身子骨都酥软了。璐瑶岁数和我般配一些,挽着我的手温柔体贴地陪着走在后面。她今天的打扮也一点儿都不含糊,一套带条纹的灰色西服套装,一双同色压出皱褶的细高跟尖头鞋,贴身适体的衣服衬出修长的身材亭亭玉立,秀美脖子上一条白金项链,而且扎了条淡紫色的碎花纱巾显得风韵出众、优雅时尚,加上漂亮的脸蛋、丰挺的胸脯和匀称修长的玉腿,璐瑶的姿色确属上乘,让我越看越动心。
      趁着电梯里没其他人,慾火焚心的我一把搂过大艳妇璐瑶亲嘴儿,还觉得不过瘾又拉着小美妾春花过来,三人三张嘴儿,亲了个品字,美美咂弄着两条嫩舌头,双手在她们高雅的西服掩映着的丰挺胸脯和肥嫩的屁股上乱揩着油,正当我们沉浸在慾海狂涛中时,电梯停了下来,门乍然一分,两女吓得花容失色,情急之下死命摆脱我的纠缠,分别靠在了电梯壁上,真的是难为情至极,芳心忐忑、脸上神色慌张莫名。
      出现在电梯门外的,是一对年轻小伙子,他们穿着西服显得有些油滑,似乎偷窥到了一缕春光,诡笑地看着美艳和甜美的两个美人儿衣衫不整地站在那里,打了一个下流的口哨,两女既惭惶又紧张地看了他们一眼,立即又把臻首低了下去,脸蛋莫名红了起来。
      终于到了八楼,两女逃也似地快步往外走去,我则有些得意地慢悠悠踱了出来。一进房间,璐瑶扑进我的胸脯,只见怀内的她已是娇羞欲泣,俏眼迷离伏首在我颈脖间,又急促又愠怒地说道:「都……都……是你!都怪你……呜……唉,这羞……死人了!」
      美人娇嗔声中我赶忙安慰道:「没事,你放心,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呢,有什么啊!」话一说完,我便低头含住她嘟起的小嘴,强行一阵热吻着。
      春花则要大方一些,毕竟见多了些,终于,惊魂未定的璐瑶缓过劲儿来了。她拿起春花的身份证看了看说,「春花,你原来是农村的啊!你们家有几个呢?」春花大度地回答说,「是啊,我是农村的,不过我家里只有我一个孩子,父母特疼我呢,从小就没让我干地里的活儿。」
      听她们这么一说,我插了一句,「那真感谢我的泰山丈母娘,这么宝贝我的媳妇儿,过段时间不忙了我还想去见见他们呢,春花你和我一起回去好吗?」听我这么逗她,春花也有些高兴起来了,「白秋哥,我当然喜欢你去,不过你左一个漂亮姐姐,右一个温柔妹妹,带在身边,我父母看见的话就惨了。」听她这么一说,我也笑了出来,「傻丫头,你以为我没有脑子吗?带着女人到你们家显摆,那不是明显讨打吗?」
      趁春花上卫生间的时候,璐瑶有些不甘心地伏在我身边对我说,「白秋,春花只是个普通的农村丫头,又没有什么文化和经验,凭什么比我这个参加过厂职工舞蹈队,当过模特,干过小老闆的经验丰富的漂亮成熟女人位子还要高呢?」
      我想了一会儿,很郑重地对她说,「璐瑶,我只想提醒你三点,第一春花是个温柔的小女人,你骨子里是个刚烈的大妇人。从玩女人的角度来说,我更喜欢春花这样的,因为玩起来更放得开一些,而你不同,现在你被我迷住了当然是百依百顺,但以后就说不清了。」
      璐瑶一听有些不乐意了,「白秋,你可别直接给人下结论,我也可以当你的温柔小女人。」我摇了摇头说,「这不一样的,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啊。」然后接着说了下去,「第二春花容貌温柔甜美,身材苗条修长,姿色没有九分也有八分,年轻貌美,而你是徐娘半老,虽然风韵尤存,但只有七八分了,多少输了一筹。第三春花当初落到我的手里时是纯洁无暇的大闺女,只跟男朋友亲过嘴儿,被我按在下面将她身上的洞一一破处受用,这点璐瑶你没法比。也怪这世道,好白菜都被猪拱了,好逼都被狗日了啊!」
      「白秋,这个你别怪我,真的,当时我们都还不知道对方呢。」璐瑶带着幽怨地苦笑着解释了一句,其实她不用解释的,她当初不也无限风光吗,不过那时候我却混得不怎么样,估计见了也白搭,只能回家想着她这漂亮的大美女一边做梦一边打手铳过瘾了呢。
      春花出来了,笑着问我们在干什么,璐瑶说白秋在夸你呢,「夸我那么多还不是没用,你把璐瑶姐又拉了进来,白总你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春花这句话让我颇有感慨,是啊,我什么时候能知足呢?当初拉着亚丽秀英,后来换了美腿皇后月琴和甜美公主春花,再后来的谢娟、雯丽、玉凤,直到最后把绝色尤物潘莉儿搂在怀里美美受用,走到现今这步,眼看着飞龙升天、繁花和云凤起步,事业和好日子才开了头,我觉得是无所不能的,还能知足吗?歌星影星演员主持人,还有那么多美妙女性的柔嫩胴体等我去开发去享受,搂着春花和璐瑶的我能知足吗?
      其实洗内裤还不是一样的,才开始是秀英替我洗内裤和袜子,后来换了更漂亮的亚丽,等春花一来,这个甜美公主当然适合替我洗贴身髒内裤和臭袜子了,谢娟这个都市时髦美少女来的时候和春花配对子一起洗,玉凤刚得宠的时候洗过一段时间袜子,后来洗得不好加上失宠便没叫她洗了,直到潘莉过来,内裤便交给这个最漂亮的温柔懂事的小老婆给包了,现在璐瑶要洗,还让我颇为为难。
      不过这种香艳的难题,再多几个也不怕,因为挠头的时候又何尝不是一种享受呢?不过此刻另一种绝妙的享受正在诱惑着我来着。
      我让春花拉上了遮光帘,屋里顿时有些暗淡了下来,然后打开床头灯,略有些暗淡的灯光给整个房间笼罩上一层温馨的气氛,背景音乐开在一档上,然后我轻拥着璐瑶慢慢晃动着身体调起情来。璐瑶身高有一米六九,穿上高跟鞋,我们两人身高相差无几,她的秀脸贴到我的脸上,高耸的乳房更是顶在我的胸前,两个圆尖的肉包随着高跟鞋的韵律上下抖动,秀丽的面容配上一对明亮的大眼睛,满脸含春,风情蕩漾。美人投怀,我搂着这个绝代尤物,感受着耸乳顶胸的快感,心旌动摇,身体藉机向前一贴,大腿贴着了她的大腿。
      璐瑶口里发出阵阵轻声的呻吟,双手紧紧地搂着我的脖子,一张俏脸不知不觉地贴在了我的脸上,樱桃小嘴微微张开,红润的嘴唇鲜艳欲滴,一股股热气透过红唇传到我的脸上,吐气如兰,淡淡的体香丝丝入鼻,有如春天的暖风吹拂着脸面,暖洋洋,爽畅无比。我顿时觉得全身血流急涌,大腿根处一根生命之根慢慢举起。
      璐瑶上午的慾火似乎未散,一见我拥她入怀,也顾不上春花在旁边了,骚意更浓,扭动着蛇一样的腰身,紧缠着我的身体,将高耸的乳房、丰腴的大腿直往我的胸前下部磨擦着,手熟练地伸进了我的裤裆中,摸到了阳具老练地搓动着。本来就硬了的阳具在她的搓动下越来越硬,撑得裤子高高鼓起。
      我搂着璐瑶愈发冲动起来,慢慢脱了她的外衣和长裤,春花懂事地贴着我的后背,和璐瑶一起帮我解除武装。当我将璐瑶几乎脱光的时候,从心里感歎着,真美啊!璐瑶的这身好肉真的是性感至极,三十多的女人了,但她的身体不但没见褪色,反而更加美艳光滑挺拔,天使般的面容,模特般的身高,魔鬼般的身材,配上她那高耸挺立的丰乳、纤纤盈握的细腰、圆鼓软翘的双臀、丰腴白嫩的大腿,一切都是那么完美,一切都是那么诱人,真是上天赐给我的美若天仙的情妇啊。
      我一把解下璐瑶的鹅黄色前扣式无肩带蕾丝半奶罩子,捧着两个晃蕩的乳房就吻了起来,吻得啧啧有声。璐瑶的乳头立即变硬起来,下身更是湿润无比,慾望瀰漫全身,身体像在炭火炉边烤着似的,燥热无比,张开双腿圈在我的屁股后面,下身直往我的阳具处直挺,口中叫道:「好老公,别吻了,来吧,我受不了啦!」
      「璐瑶我的好肉奴儿,你好骚啊。」我一口吻住了她的嘴唇,搂着两女在屋里转来转去,总是欣赏不够,最后把两人一起拉上了房间中放的那张大床上。在温馨柔和的灯光下我把她俩仔细看个透彻,一边是清秀妩媚的白莲春花,高雅清幽。一是娇艳欲滴的牡丹璐瑶,柔情似火。肉体和精神上的疲乏一扫而空,「我要好好谢谢你们,有你们陪在我身边让我真是太幸福了。」
      我压上了牡丹,封住了她的香唇,身后的白莲也伏到了我的背上。浓情和慾火同时燃烧起来,璐瑶被我和春花脱了个精光,晶莹的玉体在对面的大镜子中产生了的幻影,我飞快地脱光衣服压了上去,再不需要什么前戏了,一声娇吟中,我已全然进入了她。春花也被这淫靡的环境和气氛感染,赤裸地压到我的背上。
      我将穿着米灰色的细高跟尖头鞋的璐瑶的一双玉腿架在肩上美美地弄着她,那双优雅精美的高跟鞋底朝天一直翘到天上去了,我一边欣赏着耳旁性感的丝袜高跟鞋,一边下面狠狠日着我的美艳情妇,加上我俩日出浓浓春意眉目传情,那种感觉实在太好了,这一切让我切身体会到正在干的是一名优雅美丽的大美人儿啊!
      我们陷于一片疯狂之中,粗大肉棒把阴唇挤翻着,活色生香的刺激让我疯狂。春花也开始在我的背上舔吸起来,逐渐移往下体,惊秫中我感到她咬住了我进出的肉棒,巨大的进出动能让她的头撞到璐瑶的屁股上,发出阵阵的声响。她又舔弄起来,肉棒、肉蛋经过她细心的洗礼,有时那调皮的小舌也会溜到肛门。我被她弄得高涨到了极点,下面的璐瑶终于承受不住,在高潮中进入了眩晕状态,只有那紧紧的小洞还在不住抽搐,显示着她生命的存在。
      我躺了下来,头枕在璐瑶的胸间,她那丰满的乳房赛过任何柔软的枕头。春花骑在我的身上,忘情的耸动,呻吟声、撞击声、叫声、喊声充刺着房间。璐瑶也慢慢的缓过气来,手指夹弄着我的头髮。新环境、新气氛让我有了新的能力,久久兴奋而不洩放,春花呻吟着浪叫着瘫倒在我身上,跟刚才璐瑶一样只有微弱的气息。
      我把璐瑶抱了起来,让她跪在地上,镜中的她宛如一头温顺的白羊,从后面再次进入了她,把她的肩头按在地下,发洩起来,弄了阵后又插入她的肛蕾。一浪接着一浪,一浪高过一浪,璐瑶的口中禁不住浪叫起来。「白秋,你干死我吧,这条命送给你了,从今以后我这身体就随你用了。」
      璐瑶转身躺了下来,深情地看了我一眼,双手搂住我的腰部,她脸上骚意盈盈,我看着她美艳骚浪的样子,心中一种从未有过的爽快感觉油然而生,「真爽,真爽,干过此尤物,不枉为男人一生了。」眼盯着身下绝代美妇人,双手把她双腿提起来尽量分开,屁股急急挺动,让阳具一下下直插到底,每一下都插到阴囊顶着阴道口为止,没过三五十下,白色的淫水就直往外冒,沾得我们俩的阴毛到处斑斑点点。
      璐瑶实在是没力气了,而我也到了时候,她伏在了床上,就在她倒下的剎那,我也被带倒了,肉棒进入了她的最深处,从未有过的紧密让我终于狂洩了出来……。
      云收雨散以后,我们三人搂在一起,亲热地彼此搂抱抚摸温存着,我志得意满地说着,「这么一两年以来,我就喜欢一次和两个以上的女人同时睡觉,只有雯丽、潘莉她们有时才是一个人陪我来着。」璐瑶一听,有些不太受用地说,「那你只把她们两个人当人,我们都没当人看啊。」我亲了她一下,笑着数落她,「我只需要你们漂亮、温顺、听话,当不当人那跟你们无关。不过,我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
      我转过了头,对着另一边的甜妞儿问了句,「春花你跟着爷高兴吗?」「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罢了。」春花有些无奈地看了我一眼,「那你觉得我是鸡还是狗呢?」我提起兴致问了句,「都不是,你是专吃黄花闺女的大老虎;你是一条淫棍,专门糟蹋良家妇女的大淫棍,」春花似乎勾起了伤心事,带点埋怨地在我耳朵边儿悄声说,「白秋哥,你这个负心的大坏蛋,从头到尾吃定了妹子还问这个。」
      三天以后,我带着雯丽和潘莉两大主力选手过来,一起再次考察了这里的配套、环境情况,并和其他楼盘做了详尽的对比,整整花了一整天的时间,拿定了主意要下手了。
      然后是艰苦的谈判,等到我们谈得精疲力竭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我们先给到四五百元/平米,但「碧云天」方面一直没有同意,说一次性购买可以优惠到五五百,最后还是又过了一天,对方的老总亲自出面,谈妥了价格为五两百元/平米,可以分期,五、六月左右交房。
      考虑到整体资金要用到廿四~万左右,而且还有装修、招商考察等各项费用,全部一次性付清对资金的压力太大,毕竟还有「繁花」这个大项目等待启动。最后我先拉上了赵志,让他分担一半,同时也拉他入伙一起来经营这个地盘。同时对这十二~万元也採用了先交五~%,余款分两年付清的按揭方式。经过我们的周密合计,五月交房以后,招商和装修花一~二个月,这样在六、七月份就可以开业了,时间挺合适的。
      为便于以后开展工作,我又直接让春花在碧云天附近租了套房子,一百多平米三室两厅的电梯公寓,每月租金两千元。
      春花是我的宠妾,就安排她住在主卧,璐瑶算我的外室情妇,住在次卧,我则在客房里安个床,供平日里休息,也预备以后高兴了也带个把女人来睡一睡。
      春花一边替我收拾着床铺,一边颇有深意地说了句,让我铭记在心久久难忘,「白秋,你在我们的生命中似乎永远都是过客啊!」
      是啊,我的归宿在哪里呢……?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