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之间 第一百七十九章 娇蜜把尿

    时间:2018-06-11 春晚,大家都在下面守着电视看本山大叔的表演时,兴致不高的我却和叶锋等四女溜进了老屋二楼。关上走廊上的小木门,这里面就自成一体了。一间是我和叶锋今晚歇宿的新房,另一间是君红月琴和玉凤三女休息的闺房,只要关上木门,任何人都不能擅自进入我们的私密空间,呵呵,无论是谁。
      我悠闲地躺在新房里足够躺三个人的大床中间,四个如花似玉的小老婆围在我的身边。
      甜美大方的四女正给我提供体贴入微的一流服务,玉凤握着粉拳给我捶腿,叶锋轻柔地捏着我的肩膀,君红伸出葱白样的玉指把洽洽香瓜子的皮儿磕掉,一粒粒拈起来放入我的口中。
      随着我的嘴唇张开,身旁的骚妃月琴时不时轻启樱唇,将窖藏的桂花酒含入口中,一双玉臂环抱住我的肩颈,樱口直往我口中凑来。美女哺酒,真是别开生面、别有滋味、别样娇甜啊!
      我半瞇着眼睛,沉醉在这温柔乡中。作为一个男人我知足了。我有花不完的金钱,有众多的美女随侍供我玩乐。在江陵我也算一个成功人士了,手握飞龙龙腾,左云凤右繁花,下一步即将染指天龙,以我的手法和功力,将其收入囊中感觉也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但我的身体却是一个问题,虽然自己不到三十但成日里醉心于各种算计,虽有孙医生的回天补肾丸和固本延年丹等诸多秘方良药保着,有瑛侠教授的动静功夫时时操练,但美色环绕日夜戕伐下来,还是颇感有些吃不消了。
      今天满床春色,气氛上显得异常轻鬆,月琴和君红不用说了,都是我的妃子,「妃」本来就是己女的意思,也就是说自己的女人,将就自己惯了的。玉凤这个小蜜缺了雯丽的照看,自不敢拂我的风头。最后是新娘子叶锋,虽然这是在她家里,今晚又算我们的洞房花烛夜,但她本就是温柔性格,又上赶着投怀送抱,对我依赖性很强,结果也混成了「没脾气」。
      美女们没了脾气,我这脾气就见长了,这不,闲没事儿和月琴说起了黄段子,其实也是顺便调戏调戏月琴这个骚货,言辞中不免放肆,但月琴不急不恼,反过来淫声秽语讥讽于我,我们俩好比说对口相声,引得满床美女们大笑不止。
      我夸月琴有两个优点,但天生比我多一个漏洞。月琴则反唇相讥我虽有两个优点却不明显,一个长处也不怎么样。我摇头晃脑地声称自己虽然不怎么样,但还是能经常抓住女人的两个优点,用自己的长处弥补对方的漏洞。
      见月琴有些无语以对,又想起一首网上歪诗,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月琴问我笑什么,我便一句句咏颂出来,「泌园春:欢好如此多招,令无数少年累折腰。芳草上下,水露滔滔,欲与郎君玩几招。一代天娇,还会吹箫,吹得尔清晨弯着腰。俱往矣,数风流人物,全干通宵。」
      还没说完,大家就都笑了起来。月琴笑嘻嘻看着我们几个寻思了半天,最后认定什么的,下了结论,「这诗写的是玉凤吧,人家玉凤是女大学生,一代天娇啊,还!会!吹!箫!」玉凤一听,又羞又急道,「月琴姐,你说啥呢!」
      我见这姬妾和谐、共侍一夫的大好局面眼看就要被打破,心里颇不情愿,连忙出来圆场,「哪里是专指玉凤啊,你们姐妹几个都是爷胯下的一代天骄,都会吹箫!」
      「白秋你个死赖皮,还不都是你给害的,吹……箫……,也不知你们这些臭男人是怎么想出这些糟蹋女人的手段名目的,想想都让人噁心,谁家的好女孩儿家愿低声下气做这些啊!」月琴的口气听来心里有些不愿意了,「不仅要吹箫,还要舔脚、毒龙、吞精、饮尿,哪里把我们姐妹当人,比最下贱的婊子都不如。还玩制服诱惑,明里要我们梳髮髻、扎丝巾、穿套裙打扮成高雅的空姐、飘逸的模特,目不斜视夹紧屁股一脸的优雅淑女相,暗地里专拣长得高挑脸蛋漂亮最有气质的,扑翻压在身子下面,让我们乖乖地张开嫩大腿,就往死里糟尽。」
      看月琴心里一发狠,大炮的本色就立马显露出来,君红和叶锋连忙在一旁低声劝解,什么「别往心里去」啊,什么「都是一家人,又不用见外的」啊,我见月琴这样,又好气又好笑起来,打着哈哈说,「算了,大家都别说那么多了,也不记得哪个偷嘴的馋猫最爱吹箫,还全干通宵,弄得爷清晨弯着腰呢!」
      月琴一听这话,知道我在讥讽她,憋得满脸通红却说不出来,玉凤娇笑一声懂事地说,「爷那是为爱而弯腰呢!」想想一个为爱吹箫,一个为爱弯腰,芝麻绿豆对上了,我们都笑了起来,本来紧张的气氛渐渐缓和下来。
      月琴却不依不饶地,咬牙切齿地恨声说,「白秋你个死赖皮,我看你横竖都不是个东西,脱了衣服你就是个禽兽;穿上衣服也是个衣冠禽兽。」这句话出来,弄得我心里虽有些不爽,但又有些另眼相看眼前骚妃,这骚娘们儿天天斗嘴,都快成精了呢!
      我又念起了网上的第二首歪诗。
      「卜算子:笑迎美人归,醉眼流盼到。已是心猿意马时,拥她怀中抱。抱也不解馋,只有床上闹,待到精疲力尽时,她说奴还要!」
      正值夜深情浓,又有淫诗助兴,我自是来者不拒,白靴子骚妃月琴和红靴子艳妃君红首先发作起来,这对浪蹄子娇羞中颠鸾倒凤扑入我怀中,像牙高跟鞋浪姬叶锋和黑色高跟鞋小蜜玉凤也不甘示弱欺身过来,我的妈呀,天一下塌了。
      情慾这东西一旦点燃,就真的像火山、海啸、TNT炸药般无法遏制,只能任由它肆无忌惮的喷洩、氾滥、爆炸!不到能量耗尽,绝不可能停止。
      说真的,今晚的经历实难以忘怀,爽得不得了!从我们五个人喘息着互相把身上的衣物撕扯解开开始,激情就再也没有停歇……。
      床上四大美女各有特色:新娘天龙波霸豪乳女郎叶子楣叶锋,那对呼之欲出的巨乳是乳交极品,当你把鸡巴插进她深深的乳沟顶进她小嘴的时候,看她那慾求不满的天使脸蛋儿,你就会忍不住一边摸她的像牙色三吋高跟鞋一边上面猛揉她豪乳下面死操她的浪穴。
      伴娘江陵财经学院出身的美女大学生娇美小蜜赵玉凤,平日里一副娴静优雅待人和善的温柔样子,一缕乌黑披肩长髮亮丽发光,柔顺如一面镜子。身着紫色淑女长裙,设计虽简单但落落大方高贵典雅,贴身衣裙包围着玉凤的上半身,紧紧裹出她双乳的形状,她的奶子虽不如叶锋来得丰满,但也算玲珑浮突,跟她苗条的身材很是般配。性感深棕色肉丝加上黑色高跟船鞋,露出雪肤粉臀那一脸妩媚叫我忍不住想用力蹂躏她。
      客串伴郎稳坐江陵第一柳腰宝座的歌舞团演员姚君红,人靓身材更好,美艳姿容配上高贵气质,再加上皮肤白皙,中长碎发,妩媚瓜子脸,一对凤眼烟视媚行勾人心魄,腰似杨柳脸似牡丹,握着她的盈盈柳腰看她臻首狂摇,揪摸着她那浅灰色肉丝酒红色细高跟靴子,一顶到底的畅爽感觉足以让你满足整个晚上。
      喜娘飞龙厂大厂花美腿皇后业余模特辜月琴,长相妖艳,一对桃花媚眼摄人魂魄,奶子虽没有叶锋来得大,但也颇为挺翘值得细心把玩。加上嘴角一颗棕色小痣,更为她增添了几分俏皮和性感。扛着她那双包裹着肉色天鹅绒长丝的修长玉腿插进她的骚穴后,绝对捨不得拔出来,一边操一边摸那双又白又细的美腿白色高跟靴子,看她这冰山美人一脸淫蕩超级爽;同时一边操弄这淫艳的炮架子一边听人俏声浪的辜大炮嘴里发出的淫呻浪叫也实在是种爽极的享受。
      当我今晚有机会一次全部搞了这些美女时真有爽爆的感觉呢。
      但我却有些累了,倒在床上右手搂着新娘叶锋,左手搂着喜娘月琴,轮流和她们两个亲嘴,伴娘玉凤在下面舔含伺候着新娘,而另一淫妇我的伴郎君红则跪在胯下搔首弄姿低头品箫,浪姬叶锋和骚妃月琴二大美人儿的烈焰红唇一片又一片印在我的嘴上,此时可以感受到她们两人嘴里都有独特的体香,叶锋清新自然,月琴则如兰花盛开。
      我右手摸浪姬的右乳房,左手摸骚妃的左奶子,双手握着两团软绵绵的美肉活宝很是快活,快感由掌心源源不断传到脑中,胯下那东西又涨大了些,呆头呆脑地开始欺负胯下的艳妃君红。
      我张口便把叶锋豪乳上那浅红色的乳头含住,舌尖先挑逗她的奶头,然后又去舔她的乳晕。左手刚好腾出去摸月琴的左乳,掌心扣住乳头,五个手指平均分布在乳房上,手掌把握住整个乳房,搓月琴的奶子,揉她的奶头,发现乳头不断充血变硬。
      上面摸够了玩腻了,又开始招呼下面娇蜜玉凤和美艳舞孃君红胸前的两对奶子,想起「美女怀中宠,帅哥掌上花」的着名诗句,心中暗自得意。
      说实话今晚抓过的四对乳房,每一对都是美乳,玉凤的嫩,叶锋的丰满,君红的最有弹性,月琴的滑不留手,我也说不出最喜欢那一对,只希望今生今世可以在这乳海中淫乐。
      随着慾望风起云涌,便是疯狂的冲撞,无畏的迎合,销魂的亲吻,迷醉的爱抚,这些几乎无处不在!粗重的喘息,浑厚的闷吼,悸动的欢吟,急促的娇喘,更是连绵不绝……
      根本没有什么姿势可言,因为姿势总在每一瞬间变化着,基本算是一场毫无章法、颠鸾倒凤的大混战!
      只不过,混战中没有人在意自己身体的姿势和形态,只求能让自己快些燃烧、沸腾、融化。只要能够完全彻底融进对方的身躯,一切都在所不惜!
      四女床上质素参差不齐,对我渴望已久的群飞大战并不完全在行,骚艳双妃尤其是月琴在我的言传身教日夜调弄下,美艳淫蕩,床上功夫纯熟出众且知情识趣不辞下贱,初具了名妓的风采,但浪姬叶锋和娇蜜玉凤的技术动作则远不如都市夜店里的色女郎们来得更专业、更规範、更实用。
      不过几个女孩儿乾净的身子,加上从心底迸发出来的炽烈情感和无尽的爱意,却是用什么也买不来的!这让我能够强烈感受到,她们既是在付出着,又是在索求着,更是在宣洩着、享受着!性爱和性交的区别大概也就在于此吧。
      下午在娇蜜玉凤的身上干了一炮,所以晚上集中火力招呼骚妃月琴、艳妃君红,当然还有今晚的女主角新娘浪姬叶锋,三番五次洩慾后,我们搂抱在一起,尽情抚摸四个美娇娘的八只奶波,四个鲍鱼,佔足了众女的便宜。看看自己软下去的小弟弟还有倒在床上的四个淫蕩大美女,心里就一个字,爽!
      爽够了也该睡觉了,但眼见着满床狼藉心里有些烦躁,便让其余三女到隔壁房间去睡,一门心思想搂着怀里的丰满美女叶锋叶丫头,準备在她胸前那绝世豪乳的温柔乡里大梦周公。
      月琴和君红这一对骚蹄子爽过也许是累了,三下两下就下床抱着衣物撤离战线没了蹤影,娇蜜玉凤帮着简单整理了一下床铺,却没有离开,反而在床头坐下,默默看着床上拥抱在一起的我们。
      我感觉到身后的异样,从叶锋一对绵软的大奶子里拔出脑袋回头看看她,有些睡意朦胧地问了句,「玉凤,怎么还不过去睡觉呢?」听我话里有些不耐烦的意味,玉凤欠身低头过来,在我耳边低语了两句,「白秋,我的坏老公,我想上厕所但楼上好像没有卫生间呢。」
      听她这么说,我呆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地问叶锋:「小叶子,楼上是不是没厕所?」叶锋笑着说,「是啊,只有楼下不远处有一个。」听她这么说我有些不高兴了,对叶锋吼了起来:「这么冷的天,你让我穿衣服跑到楼下去上厕所?」
      叶锋见我发怒,一头雾水颇有些不解,对我歉意笑笑说,「秋哥,这里是山区,条件就这样,而且厕所里还养了几条大肥猪,你上厕所时要小心点儿,别被吓着掉下去。」
      听小叶子这么一说,我彻底没了脾气,这乡下和城里比差异还挺大的。想了想便对玉凤说,一定要把二楼走廊的木门关好,让君红月琴还有玉凤啥的都不许出门下楼,毕竟是自己千挑万选出来的娇滴滴粉嫩嫩的大美人儿,随侍左右的私宠,供自己胯下一根鸡巴享用的专用厕所,如果几大美女尿憋急了光个大白臀披件衣服跑下楼去,万一被人操了弄了,岂不便宜了别人,或者让肥猪拱了野狗叼了,还不得心疼死我。我让玉凤随便找个盆啊碗啊啥的,三女如果想尿,就让美女们在房里尿完放走廊上得了,明天再去收拾。
      迷迷糊糊趴豪乳美女叶锋的怀里睡了过去,半夜里却醒了过来,自己也被尿憋醒了。外面天寒地冻的,我连床都不愿下,更不用说下楼去找厕所嘘嘘了。
      怀里倒是抱了个百依百顺的美女尤物叶锋,但在她娇美的小嘴里放尿我却有些捨不得了,其一她是今晚的新娘子,今后要一生伴我左右的,今晚是一定要善待她的,其二和叶锋相识毕竟不算太久,不像月琴春花这些老相好,嘴里千不甘心万不情愿的,但老夫老妻且被我轻贱惯了,骑她们头上拉屎拉尿也不敢有二话,其三今晚酒啊茶啊啥的弄了一大肚子,想来这泡尿撒出来肯定量也不小,就让小叶子这丫头羞答答地含了,恐怕也要弄得含一半洒一半的,弄髒了这婚床就沾了晦气了。
      「唉,要是能在热被窝里放尿就好了!」我异想天开地作着绮梦,突然感觉身后热乎乎的还有个女人趴着。转过身来回头一看,只见两只水汪汪亮晶晶的大眼睛正俏生生看着自己呢,不是玉凤这娇美的小蜜还能是哪个?
      「玉凤,你怎么不听爷的话过去睡呢?」心想是否昨晚没轮得上操她淫情上来了,像癞皮狗一样死贴自己呢,心里颇有些不爽。「白秋我的坏老公,冬天天冷,玉凤怕你晚上尿急了起夜冻着,专门过来伺候你的,」玉凤咬着我的耳朵说着,轻声细语怕惊动了另一旁熟睡中的新娘子叶锋。
      听她这么一说,感动得我心头狂震浑身酥软,千金难买美人恩啊,转身过来一把将娇美玉凤搂进怀里,歉意地说,「不好意思,爷刚才错怪你了。」「是啊,你凶巴巴的样子,像要把人给吃了,以后不许这样了啊。」玉凤将臻首埋进我怀里,小手在我身上浅浅掐了两把,发洩出心中的些许怨气。
      「玉凤,月琴和君红都尿了吗?怎么尿的呢?」我关心地问着,「我把叶锋姐姐给我们打水洗脸的盆子找出来,大家轮流撒里面放走廊上了,没下楼也没出屋呢!」玉凤小心作答。
      听到美女撒尿大珠小珠落玉盘的香艳情景,性慾半起之间,我的尿意一下就上来了,说曹操曹操到,一眨眼的工夫不禁涨红了脸,感觉有些难以忍受了。
      「好玉凤,帮帮你的老公吧,我想小便。」我尴尬地说道,躺了这么久,晚上吃饭时又是酒又是茶还有水果灌了一大肚子,我再厉害也憋不住了,真的似乎快尿出来了,情急之中我的口气也温柔缓和了许多。
      玉凤见我痛苦的样子,噗嗤一下笑了,「好,白秋你稍等,我準备一下,马上就好!」说完她咬了咬贝齿坐起身子套上衣物下床简单準备了一下。
      她没有开门去取放在走廊上的尿盆,却穿着我的鞋将两边床脚下散乱的两双鞋拾起放在床头柜上,藉着窗外依稀的月光我看见正是今晚美女们为我作时装表演时,新娘子叶锋穿在脚上的像牙色三吋高跟鞋和伴娘玉凤穿的黑色性感细杯跟船鞋。
      接着玉凤从小坤包里依次取出几样东西,剪开的黑色丝袜条,一个透明塑料食品袋,一条紫色束髮带,再加上心心相印纸巾和卫生湿巾。
      看她一样样拿出来煞有介事的样子,我笑了起来,玉凤嗔怪地看看我,我数落说,「不就是撒泡尿吗?弄得像做外科手术一样複杂!」玉凤妩媚一笑说:「要是真做外科手术就好啦,一刀下去一了百了,省得人家这么麻烦。不过今天你演病人,我演护士,病人可要一切行动听指挥,必须听我这个护士的。」
      「好,你是护士我是病人,你是老婆我是老公!」我感觉这个游戏蛮有意思的,心里充满了温馨满口答应了下来。
      「知道你喜欢女孩儿家脚上的高跟鞋,二选一吧,叶锋的像牙色高跟鞋和我的黑色高跟鞋。」听玉凤这么一说,我的目光再次集中到床头柜上这一对性感精緻的小妖精身上了。
      叶锋高挑健美,配上这双妩媚的像牙色水晶牛漆皮三吋细高跟鞋还真是首选,平时捨不得穿的贵气逼人的高跟鞋,今晚守得云开见月明,迷人精緻的鞋款,柔美的楔型无与伦比,衬得她如仙女下凡般亭亭玉立、高贵典雅。
      而玉凤脚上的这双黑色缎面尖头性感细杯跟船鞋,闪耀出细腻的光泽,雍容平和、收敛低调。这样不俗的黑色,宁静幽雅又透出几分性感,让人想起玉凤这样的气质美女,其醇香随着岁月的累积而慢慢散发出高贵与永不流失的气质,如同那无限放纵与横扫一切的俏丽马蹄。
      「我选新娘子叶锋这双,像牙色的三吋高跟鞋。」我正说话呢,却发觉背后丰耸细腻温润的一大块美肉贴了上来,知道是叶锋,回头一看,她秀媚的大眼睁开着,如一只温柔小猫趴伏在我的后背上,饶有兴趣地观赏玉凤和我上演的这出鲜活的香艳剧情。
      玉凤听我做出了选择,拿起床头柜上叶锋的一只像牙色三吋细高跟鞋,将透明的塑料食品袋放进去,然后将手伸进袋口将整个口袋在高跟鞋里压实。
      她这个动作一出来,用屁股都可以想见,她正用叶锋的这只优雅妩媚性感的像牙色三吋高跟鞋为我做一个溺器,一个比门外尿盆淫艳百倍的精美溺器,如同一只很有女性魅力的新出炉的精製极品景泰蓝夜壶。看到这里,我胯下鸡巴一下激动起来,幸福得直蹦高。
      身后的叶锋也看出来了,低声嘀咕着埋怨着,「白秋你真是个大坏蛋,可真够变态的你,昨天往人家段婷婷那么飘逸甜美的浅檐兔毛帽子里撒了尿,今天又惦记着往人家最漂亮的一双高跟鞋里撒尿,还用玉凤的丝袜子垫着衬着,人被你糟蹋了不够,连带着人家贴身的衣帽鞋袜都跟着遭殃啊!」
      我回头细看叶锋这豪乳美女,身材凸凹有致,配着贴身的性感睡衣,显得那么的诱人,双峰高耸,似乎要破衣而出,而且生就好漂亮的一张脸,真的是天使的面容魔鬼的身材,特别是那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比起电视上漂亮的明星更加的漂亮,这丫头从上到下都透着诱人,真够俊的。
      听她嘴里嘀咕着,我一把将她搂进怀里亲嘴摸奶,不让她多语败兴。心想这大美女还真不白给,可亲可摸可操,高跟鞋穿在大白脚上可以撩拨情兴,脱下来置于胯下又可当性感小夜壶,这么玩可真够本了呢。
      「你们小两口磨叽半天,躲在温暖被窝里卿卿我我好不甜蜜,早忘了外面人家冷得发抖,还要伺候你们。」玉凤见我们当面示爱,语气里隐含着的醋意,只有当事人我才能明白。
      「冷吗?」我温柔地抬手抚摩着玉凤的秀髮,眼里充满柔情蜜意。「真辛苦你了。」听我这么一说,玉凤微微一笑扶我坐起身子,说:「白秋我的先生,基本準备好了,你也忍够了吧,来吧,让玉凤侍侯你撒尿。」说完这话,她自己都脸红耳热了,自己都没想到这么暧昧的话是从自己口中说出去的。
      我刚才是点急,却并没有急得憋不住,痛苦的样子其实更多是装出来的,目的是故意逗逗玉凤。但现在玉凤破天荒下大功夫帮自己撒尿,心里一阵狂跳,本来被尿涨急的大大的玉茎,又膨胀了不少。
      玉凤将被子掀开一小半,刚才準备好的像牙色三吋高跟鞋溺器也拿过来放在我的大腿边,看见我胯间把内裤支得高高的「帐篷」,绕是久经战阵但从没这么下贱伺候过人的苏杭美女,娇蜜玉凤心中一阵狂跳,脸蛋也红得好像出血一样。
      「我替你拿出来了,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玉凤咬着牙坐在床边,伸出颤抖的一双柔荑勾住我的裤腰用力将我的内裤拉了下去!「啊」突然弹出的庞然大物猛地耸立起来显得兴致勃发的样子,刚和新娘子叶锋海誓山盟的我脸上有些尴尬,这小弟弟也太直截了当了。
      即将在娇美小蜜柔荑玉手的把持下,和叶锋那双性感的像牙色高跟鞋作亲密接触,兴奋得如此急色,让我心中不由得笑了起来。
      眼前庞然巨物伸头露脑地让玉凤有些吃惊,婴儿手臂般粗长,显得是那么的可爱。玉凤的心急剧地跳动起来,脑中不禁闪现出我刚才在床上大战月琴君红和叶锋三英时的豪气万千、果敢勇猛的形像,既爱又恨,让我的美女们觉得狰狞可怕又忍不住想亲近它。
      见玉凤有些迟疑仔细打量着自己的宝贝就是不动手,我忍不住急道:「乖玉凤,快点,爷快忍不住了,好好用你的小手替你达达把这泡尿放出来。」听我如此说来,玉凤更是芳心欲泣、娇羞万分,桃腮晕红更显娇媚,娇蜜涨红着脸,极力压下自己的情绪,先展开準备好的黑色丝袜条,这是从下午被我操烂的那条黑色包臀连芯天鹅绒裤袜上剪下来的,她细心地用这女孩子穿过的柔软滑腻的黑色丝袜条将我的大鸡巴先包裹起来,然后将叶锋那只套入透明塑料食品袋的高贵优雅极具女人味道的像牙色三吋细高跟鞋拿过来,想将塑料袋口套上我大鸡巴头,可大鸡巴受美女抚弄丝袜包裹高跟鞋触碰,一下发作起来,张狂得无以复加,似乎偏偏要跟她作对,硬是抖来抖去不肯就範,她只好用手去握住了那东西,触手一阵滚烫。
      「啊!好烫啊!」玉凤忍不住在心底感慨了一句,然后又暗啐了自己一下,强压住快要跳出胸膛的心脏,娇羞郁闷地想将塑料袋口套在我裹着丝袜的大鸡巴上。
      我侧过身子,让鸡巴和这无比淫艳的精美溺器连成一线,嘴角扯出一丝得意的微笑,有玉凤这名绝色美女侍候自己,为自己亲手把尿,下面接尿的还是新娘子叶锋今天穿在玉足上的似乎温热中透着体香的如此优雅性感撩情的像牙色细高跟鞋儿,这么快意舒服的事,可不是人人都能享受到的。
      终于套好了,玉凤轻轻用那条女孩子扎头髮的紫色束髮带将食品袋的袋口扎紧在我的鸡巴上,然后她那柔润温软的玉手捉住自己渐渐变硬的玉茎,娇笑说:「尿啊,尿啊,我的坏老公。」
      这么几声勾魂娇声加上媚眼流波,让我绮念横生、心跳血涌,玉茎不可自制地充血膨胀起来,倏地就坚硬似铁一柱擎天地挺翘得更加厉害。
      「啊,怎么尿不出来啦?」我憋了一阵子讪笑道。「是不是不好意思?」玉凤粉脸通红,这个娇滴滴的都市时髦女郎,今生从没做过这么下贱的活儿。
      瞧了瞧身边正替我把尿无比娇羞的玉凤,还有背后兴致勃勃欣赏自己高跟鞋被糟践的叶锋,我长嘘口气精关骤鬆,飙出一股浑浊的黄色液体,全身顿时舒坦多了……。
      听到下面传来的「嘶嘶」声音,感受到那话儿传来的热力,玉凤心中升起种异样的感觉,她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心想,平日里摸黑捣弄惯了,没觉得会有这么大啊!自己那地方是怎么承受的呢?她不由得轻轻套弄起来。
      耳听我嘴里发出了声响,玉凤不用看也知道是我舒服得叫了出来,小手不由自主地套弄得更快了。不久,她突然感觉自己下体传来一阵热流,娇躯里泛起一阵阵酥麻麻的异痒,心中的情慾之火渐渐升起。
      享受着身后新娘子浪姬叶锋的豪乳抚背和温情舔吻,感受着她无边的爱意柔情,我瞇缝着眼睛看着斜坐在床边的娇蜜玉凤为我倾心把尿,她娇艳欲滴的大眼中有几丝迷茫神色,便一手抚上她柔软的披肩长髮,神情兴奋开心又得意。
      娇美小蜜玉凤那颗芳心砰砰直跳,感觉一股久违的慾火腾升得厉害,吹弹可破晶莹如玉的花容被熊熊慾火烧得娇艳欲滴、春意盎然。
      这时下面淅淅沥沥滴答一阵,终于停息下来,玉凤蓦然一醒,舒手缓缓挤净尿液,然后轻轻解开鸡巴尾部的紫色束髮带,将塑料袋口取下,将衬垫的黑色丝袜条扒下来扔进塑料袋里,用束髮带扎紧袋口,然后用心心相印纸巾擦乾我垂软的大鸡巴后,再用消毒湿巾作了最后的处理。
      享受完尽情喷洒的快意,湿巾处理后凉飕飕的舒爽快感从胯下升起,想想自己躲在温暖的被窝里,和美貌丰满的绝色新娘叶锋旖旎淫戏,这头在娇美小蜜的贴心侍奉下,美女把尿下享受了极致艳福,心里实是大爽啊!
      我没捨得让玉凤拿出去扔掉,就让这只优雅性感的像牙色三吋高跟鞋抱着我的一泡骚尿妩媚地俏立在床头柜上,和另一只相映成趣。
      玉凤白腻的香腮泛起情慾的红潮,鼻息沉重,想起刚才迷乱之下做过的羞人之事,她发觉自己竟然不但没感到憋屈难受,心中反而油然生起一股受虐的异样快感,心神莫名地凌乱。
      她不由得瑕思飞扬,芳心如鞦韆般摇蕩个不停,内心深处的情慾渐起,她感觉恍如火烧般灼热,并且湿润得越来越厉害,一颗芳心跳动越快,彷彿随时都要跳了出来似的。
      我将大羞的娇蜜玉凤抓进被窝里,左边叶锋右边玉凤,一个也不能少,将新娘和伴娘两只美艳凤凰压在胯下,腾身上去,轮番亲吻挑逗着,最后三张嘴终于亲到了一处。
      我美美享受着玉凤樱桃小嘴的销魂滋味,攥着她酥软粉嫩的奶子,在她耳边得意地低声说,「玉凤我的小心肝儿,用心伺候着,爷先往你的小蜜壶里射一炮。然后下一泡尿,老公还要你帮我把尿,而且全撒进你那双黑色细杯跟船鞋里,爷够爱你,够疼你吧,哈哈,哈哈……!」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