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公司联欢会

    时间:2018-06-13 我妈妈陈娼萍上班的公司是个IT公司,二十几岁年轻人比较多,观念也相当前卫和开放。在公司中,我妈妈今年四十三岁,在公司属于老员工了,现任主管会计,部下不少俊男靓女同事。
    但我妈妈娼萍的丰满身材和娇美的长相却是人见人爱,身高五尺二吋,三围34C、27、36,娇小可人,凹凸灵胧,但平常都穿得很保守密实不失庄重,那种『呀姐!』的气质并非一般年轻女孩可比。
    俗语说『男女搭配,干活不累』,正因如此,妈妈的工作相当顺利,没有部下不听她的吩咐。我妈妈娼萍也每每和我吹牛说她有多么厉害,管得部下老老实实,我只能一笑了之,不太可信。
    今年复活节长假,我妈妈娼萍的公司组织一次野外山地旅游,可以带家属,我自然算是家属了。报名来看,共一百多人,分两车去,旅游时间为一周,带足了吃喝用品。导游公司给提供其他当地的一切便利服务,包括几个漂亮的导游小姐。
    白天大家爬山,拍照,晚上公司便举办晚会娱乐,还专门搭建了一个平台,配上灯光,活象一个舞台。舞台边上有自助啤酒,一些好吃的也摆了几桌,大家心情高兴,来来往往挺热闹。
    我经常听妈妈娼萍说,她公司的年轻人比较开放,男女间玩得很开,说她很羡慕他们。我却有不同观念,不太赞同年轻人的想法和开放。
    我妈妈娼萍告诉我,在好多次聚会时,她很喜欢在台下看那些年轻同事辣妹们上台跳一些挑逗的舞蹈。有些玩的比较凶的,还有Eric在台上,引导或直接动手将那些女孩子的衣服脱到只剩一条小裤裤。甚至于脱的光光的,然后再做出一些极挑逗的动作。而且一直觉得台上她那些年轻女同事还真敢,不知她们怎么办得到。
    我见妈妈娼萍这么年轻的心态,也很希望妈妈有机会能上台玩一玩,展现一下她的美丽和气质,也为以后工作打下基础。
    「亲爱的妈妈,如果你想上台,我不反对,但要有尺度呀」我开始鼓励她上台去玩一下。
    一会儿,当大家吃喝得差不多了,露天晚会开始了,由我妈妈娼萍公司的领导讲话,然后由办公室主任Eric主持。Eric五尺十吋的个子,长相英俊,身体健壮,能说会道,能歌善舞,我妈妈娼萍不止一次给我夸他,我都有点吃醋了。
    晚会开始后,公司的几个领导唱了几首歌曲,然后领导就坐小车到外面玩去了,接着又有几个同事表演了几个小品,慢慢的气氛活跃起来。年轻人佔据了舞台,这时我发现台上正有一个少女和Eric在跳舞。可能由于喝过酒的事,Eric身上现在只有一条鼓得老高的丁字裤。
    我和妈妈娼萍喝酒后才刚坐到台前,音乐却快要结束。那少女的衣服还算完整,上身还戴着半透明的胸罩,下身露出那粉红色的小裤裤,那上衣和短裙已掉在台上的一个角落。音乐结束后,她整理了一下她的胸罩,弯腰捡起掉在台边的上衣和短裙,带着胀红的笑脸往台下走。
    「她叫Amy,今年刚来的大学生,没想到这么现代呀」我妈妈娼萍见我双眼直勾勾地盯着那个少女的身材,醋醋地介绍,可我感觉妈妈好象是生气的样子呀。
    「儿子,你先看吧,我去随便转一下」妈妈生气地离我而去,我正看得在兴,也就没当回事。
    我听妈妈娼萍说她们公司有个规定,怕羞的男的或女的都可以戴个面具,避免同事间以后上班见面彆扭。
    接下来,又有几位年轻女孩被台上选人灯光锁定,被迫上台配合表演,每个女孩都脱到只剩下三点,大家的热情越来越高涨,啤酒也越来越少了。
    我看得入了迷,取来几瓶啤酒,边喝边欣赏台上的精彩表演,早把妈妈娼萍忘到脑后了。
    然后灯光又一暗,一盏射灯来回扫射,最后停在不远处一个女人身上,由于太远我也没看清是谁,感觉身材挺熟悉的,但细看她那穿着打扮,却是一身超短裙非常暴露,感觉我妈妈娼萍从来就不敢穿这么短的,所以我根本不认识她。
    台上Eric向她伸出手,便要邀请她上台。那个女人可能有点害羞,居然戴着一张娇美的半透明面具,面具上画的是当红AV女优风间由美。从面具隐约可以看到灯光下的她胀红着脸,看来是第一次上台,正在犹豫间,只听台下已经发出热烈的掌声,催促她上台。
    那女人一上台,强劲的音乐便响起来,因为她是今晚唯一戴面具的女主角,大家也就格外关注,同时也都在期盼着什么,也都想看清到底是哪个女同事,也有不少人猜想会不会是请来的专业小姐,可这个面具製作太过逼真,整个脸全包住了,根本看不出是谁来,并且从穿着上,上班时从来没见过哪个女同事穿过这种衣服,即使最开放的女孩也没有。
    那秀长的双腿,坚挺的乳房,乌黑的长髮,我却感觉好熟悉呀,从身材看,和我妈妈娼萍很相象,但我现在看得眼都直了,就没多想,只想到,她们公司居然能请到这么性感的女人来表演,确实让人兴奋,并且从感觉上看,她是个少妇,丰姿绰约,特吸引人的那种。
    一开始Eric很温柔的带女主角跳舞,好让女主角能够放鬆心情。听我妈妈娼萍说,Eric在公司很会讨女人喜欢,很会来事,人又长得帅气。所以不管什么活动,都会有他主持。今天看到上来这么一位神秘陌生且性感的女人,Eric相当兴奋,暗暗发誓一定搞定她,不管她是谁。
    这时,只听台上音乐舒缓,慢慢的Eric就将女主角的双手放在他胸前滑动。跟着他从后紧拥着女主角的腰,下身一挺一挺的,把他肿肿的裆裤股沟上摩擦。同时只见Eric嘴巴凑到女主角的耳边低声问她:「尊敬的小姐,要不要来杯饮料,我看你嘴唇太干了。」
    只见那神秘女主角微微点点头表示了同意。
    Eric即可返回后台去取饮料,女主角一人则在台上随着音乐舒展着迷人的舞蹈,一会儿围着中心的一钢管转弄,一会儿爬杆撩腿,活象一位熟练的钢管女郎,看得台下的观众齐声喊好,气氛慢慢高涨起来。
    这时我发现女主角整个脸都胀红了起来,但我看的出来女主角内心其实是挺兴奋的。女主角今天穿的是无吊带胸罩,外罩一件在腰间打结的白色衬衫露出一截肚皮,下身是一条超短裙。看起来十分性感迷人。
    这时Eric从后台取来一杯饮料,一手揽着女主角,一手温柔地喂她喝下去,同时还踏着节奏跳着情人舞。「噢,好温馨好浪漫的一对呀」大家纷纷出声歎道。
    喂完女主角饮料,Eric眼裏闪过一丝微不可查的阴笑,正好被我看到,我心中一愣,觉得可能饮料会有点什么问题吧。
    这时,只见女主角已慢慢的进入状况。Eric又从后面抱着女主角跳情人舞,接着用下体在女主角后面摩擦挺动。在挺动的同时,那Eric的一双手已很技巧的解开女主角衬衫腰间的结。
    女主角在一个转身的动作时,来一个金蝉退壳,那白色衬衫已拿在Eric的手上。
    「好!」台下观众高呼着,我也没想女主角会来这一手。大家都以为是预先彩排过的。
    但接下来,我却愣住了,因为我看到灯光下女主角的内衣,正是我熟悉的妈妈娼萍所喜欢的那种,是我从国外给她捎回来的法国情趣内衣,她公司其他女同事或者专业小姐不太可能有。
    难道这个让我兴奋的女主角就是我妈妈娼萍?!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我进退两难,呆在当中,难道妈妈生我气而报复我吗?!虽如此,但心中的兴奋和刺激却点了上风。我决定看下去会发生什么。
    因为感觉这个女主角很有可能就是我那熟母娼萍,这时的情景就更令我十分兴奋,裤裆裏都肿了起来。看着疑似妈妈的女主角在公开场合,一百多双眼睛下与别的男人亲密的在跳舞。虽然只脱了上衣,和穿泳装没有多大分别,但已经让我十分的亢奋。
    那女主角穿的胸罩是白色的料子,虽然不是很透明,但经过一轮热舞和股沟上的摩擦,那两颗小乳头已经非常明显的凸了起来,完全的显现在众人视线之下。
    在强烈的灯光下,我又发现了新的证据,那女主角的脖子侧面有一对粉红色的胎记组合,而我妈妈娼萍就有这么一对胎记组合,确定了!她就是我的妈妈娼萍!我的新发现,以及我在台下所感觉得到的所有观众的狂热,使我眼珠子好像都快要掉出来了,这反而使我的虚荣心不自觉的膨胀起来,欲望和刺激战胜了理智,我没有上台制止妈妈娼萍的激情表演,而是和其他观众一样好奇地欣赏着台上的越来越精彩的表演。
    随着若有似无的喘息声,我那美丽的妈妈娼萍都不知脸颊有多红,像火烧起来一般。我想可能是饮料中放了什么样的春药吧,私下我就听说Eric曾用此种手法搞过几个女孩。我暗暗替妈妈娼萍担忧着,同时也有点点期盼的心理在作怪。
    这时台上的女主角—我那可爱的妈妈娼萍,上身只有一抹胸罩,胸脯压在那Eric身上,不停的摆动着她那圆滚滚的屁股,相当主动和积极,她和爸爸在床上可从没有这么主动过!怎么现在会这样?只见台上的Eric的双手已经摸到短裙后面拉链的位置。
    不用一秒钟,那短裙便落在地上,围成一圈的卷在我妈妈娼萍脚踝旁边。还好我妈妈娼萍今天穿的不是透明的或是丁字裤,只是有一点点低腰。细心的看的话可以看到一两根卷卷的毛毛从旁边露了出来。
    台下一片寂静,个个瞪大双眼盯着台下的一男一女。
    我妈妈娼萍整个脸更加胀红了起来,眼神也有点迷离,幸好有面具呀!否则让同事认出来,以后如何做人呀。但我看的出来她内心其实是兴奋的。
    可能我妈妈娼萍觉得之前的那个女生也是脱剩胸罩和内裤,再加上Eric所赐得那杯加有春药的饮料慢慢地发生了作用,所以我妈妈娼萍头晕晕的也没想什么,提脚便踏出那地上的一圈短裙。
    顺脚一踢,便将那短裙踼到台下。
    只见几个靠前台的男人一轰而上将我妈妈娼萍刚刚脱下来的短裙给抢走了,竟有人凑到鼻子上闻起来,真变态呀。
    台上的我妈妈娼萍全身上下只剩下胸罩和一条小小的低腰内裤,双脚踩着一双五吋的露趾高跟鞋。
    台下不明真相的同事更是不停的鼓掌,很为这个神秘小姐叫好!因为这个小姐比前面几个小女孩长得丰韵性感,更前卫!更大胆!但他们却不知道她是「被下药,被迫前卫,被迫大胆」。
    随着春药的药力发效,我妈妈娼萍更加迷离起来,心中越来越闷热,竟自己用双手隔着胸罩,一手一边的在搓揉着自己的胸脯!
    「卡嚓!卡嚓!」
    只见台下许多男同事竞相拍照,留下台上的这美好瞬间,回去慢慢回味!我妈妈娼萍发现台下有相机拍照,更加兴奋了,摆了一个诱人的POSE后,她摇摇晃晃地慢慢地分开双腿胯在那Eric的一条腿上,用她的小蜜穴隔着内裤摩擦着他的大腿。
    有时还真的不理解女人的心理,上台前我还告诉她动作不要过火,可她居然早忘脑后了。现在我妈妈娼萍这样子的舞姿还真可能擦出火呢!
    虽如此,我的下体却早就敬礼了!甚至我心底比其他观众更想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这时,那Eric的右手围着我妈妈娼萍的后背以保持我妈妈娼萍的平衡。也看不出他手上有什么动作,忽然间我妈妈娼萍胸罩的背扣绷了开来。
    事出突然,我妈妈娼萍在胸脯搓揉着的双手立即紧按住她的一双乳房。
    迷离的眼神往我身上一瞟,吓了我一跳,但好像是在向我发出求救讯号,但在这样的场合下,我又怎么好意思上台把妈妈领下台来呢。
    那不是不打自招吗!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静静地盯着台上的妈妈看。
    我妈妈娼萍一见我竟然没有反应,再加上药力对她的影响,便不再犹豫什么,继续配合男主持人Eric的节目表演。
    这时音乐骤然停止,换上了一轮鼓声,有点儿像魔术表演一样。
    那Eric在我妈妈娼萍耳边说了一些话,然后一手拉着我妈妈娼萍的胸罩,用力一扯,便将我妈妈娼萍的胸罩扯了下来。
    我妈妈双手还是按在自己的乳房上面。虽然是一点不露,但台下已响起一片热烈的掌声。谁都没想到今天又能看到台上的漂亮女人真情真实激情表演。
    事后我妈妈娼萍告诉我当时那Eric是对她保证不会在没经过她同意前让她露点,我妈妈娼萍才会让他扯掉她的胸罩。
    实际上我妈妈娼萍到现在为止还是没有露过一点,因为她一直在用手遮着。现场正如我之前听说过的,好像变成魔术表演一般,每每都能激发起台下观众的高涨热情。
    只见我妈妈站在台上光着上身,手按胸脯。
    那Eric回身向后台招了招手,然后便看到刚才那个老刘走了出来,手裏端着一个纸盒。
    他们站在我妈妈身前,手忙脚乱的在我妈妈娼萍胸前做了一番工夫。我在台下也看不见他们在搞一些什么。只是隐约看到他们手上拿着一小块闪闪发亮的东西在我妈妈娼萍胸前来回涂抹。我妈妈娼萍也一直低着头在看。
    然后,又来了一轮鼓声。当他们让开位置,让大家再看到我妈妈娼萍。
    只见我妈妈娼萍慢慢的拿开她的左手,露出她的左边乳房,却看见乳头上贴了一块闪亮的乳贴。刚好盖住我妈妈娼萍的乳头。那乳贴还带着几丝约十公分长的繐带,看起来就像豔舞女郎的舞衣一样。
    「好!哇塞,太好了!」
    台下的男同事们开心极了,纷纷向前台靠近,女同事们也瞪大双眼,但我感觉她们挺吃醋的。
    我不知什么时候竟被我妈妈娼萍公司的男同事们挤到了最前面,离自己妈妈只有两三码远,看得更清楚了,我妈妈娼萍现在根本与上身赤裸没什么两样呀,不过,我妈妈娼萍现在根本不会再看我一眼了。
    她现在很兴奋,很激动,也更自信了,难道春药能使人自信?!只贴一块小小的乳贴有什么用呀!又大又挺的乳房,看来我妈妈娼萍头脑已不起作用了,失去了应有的自我防範意识。
    我知道,当我妈妈娼萍手一拿开,整个乳房都已经能看见哪,还差那么一点吗!我妈妈现在的左边乳房是南北半球全都露。贴不贴乳贴都是一样!看起来和脱衣舞娘一点差别都没有。跟着又是一轮鼓声,像是预告着将会有更精彩的演出。
    只见那Eric拉着我妈妈娼萍的左手,慢慢的推进我妈妈娼萍的小裤裤裏面。位置刚刚好盖在我妈妈娼萍的蜜穴上面。两只手塞在那低腰裤裏头,撑得那已经小得可怜的布片离开了身体,再不能遮挡我妈妈娼萍黑黑的卷毛。但仍看不清到底是谁人的手指在挖着我妈妈娼萍的蜜穴。
    台下观众们又是一阵紧张,仔细地盯着我妈妈娼萍的下体,看着裏面蠕动着的两只手。
    我知道他们要看什么。
    其实我也很想看!那两只手在我妈妈娼萍的蜜穴上搓揉了好一阵,那站在一旁的Eric突然从后将我妈妈娼萍的内裤拉了下来。
    虽然喝了春药,但我妈妈娼萍还是自然反应,她猛然交剪着双腿,希望能留着那被往下拉的小内裤。但她右手按着乳房,左手按着蜜穴,又怎么能抗拒那Eric的拉扯。眼看着那小内裤被拉到脚踝,早已无能为力。
    内裤圈在脚踝连走动也有困难,我妈妈娼萍只有无可奈何的提起脚,踏了出来。
    「哗!!!」
    台下掌声雷动,叫好声一片!甚至于我,在这等激情场面下也情不自禁地拍起掌来,浑然忘了台上女主角就是我心爱的妈妈娼萍!
    我妈妈娼萍站在台上,侧着身,双手按着乳房和蜜穴,眼光往台下瞟来,发现观众叫好欢呼,竟伸出舌头,性感地舔了一下,我的天啊!这不是诱人犯罪吗!我扭头一看,竟然有男同事在看着台上我妈妈娼萍的裸体自慰!我心裏也很犹豫不决,一方面不想妈妈娼萍被玩得太过份,另一方面却希望多看一会,只能用暗暗告诫自己再忍耐一下。
    这时,台下的一片欢呼声和口哨声,鼓励我妈妈娼萍拿开双手,来个彻底的全裸露。
    Eric又在我妈妈娼萍耳说:「我说过不会让妳露点的,对不对!妳手让开一下好让我替妳遮一下。」
    只见Eric跪在我妈妈娼萍面前,示意我妈妈娼萍将手让开一点。我妈妈娼萍半转过身,背对着台下,将按在蜜穴上的手挪动了一下。从后面看,还可以看见我妈妈娼萍几根手指头紧紧的按着。
    Eric从盒子裏又拿一块远看像个蝴蝶型的东西,在我妈妈娼萍前面弄了一会,然后又站起来,在我妈妈娼萍右胸又动了一番工夫。
    我妈妈娼萍还不停的低头看自己到底有没有穿帮。然后像是鬆了一口气的,缓缓的转过身来,拿开了双手。
    只见我妈妈娼萍的蜜穴上已经梆上一个蝴蝶型的震动器,右边乳房也贴了一块跟左边一样的带繐闪亮乳贴。
    站在台上的我妈妈娼萍,全身上下就只是两张乳贴和一个震动器。可能由于春药的作用,我妈妈娼萍好像已经豁了出去一样,双手也不再按着乳房或蜜穴。
    然后音乐又再次响起来。
    只见Eric带着我妈妈娼萍又开始跳起舞来。这一段热舞因为少了束缚,动作比较自然了一点,所以更是来得热烈。只见我妈妈娼萍双乳不停的在空气中晃动,带动着那繐带在乱舞。我妈妈娼萍的目光有时候射到我身上,但已没有刚才的那种像求援的眼光,换上的是一种兴奋但複杂的眼神。
    突然,我发现妈妈娼萍的眼神盯着台下某处不动了。
    我顺着视线看过去,那边台前竟然有几个年轻小伙子将一只只大肉棒给露了出来,对着台下的女主角敬礼!难怪台下我妈妈娼萍会被吸引,春药的效力还是蛮管用的,可能我妈妈娼萍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这个了吧!可能光看不能解决自身的需求,我妈妈娼萍又转过身,背靠着那帅哥Eric,那个我妈妈娼萍曾经常夸讚的小伙子,身体上下耸动着,以后背和屁股摩擦Eric的前胸和那鼓胀的下体。
    我妈妈娼萍还拉他的双手去爱抚自己的乳房。
    Eric也老实不客气,从后捏着我妈妈娼萍的乳房,手一转一转的将那繐带甩得像两个风车一样,在我妈妈娼萍胸前不停打转。在这裏跟各位解释一下,我妈妈是大奶一族,胸罩是用C罩杯的。
    要不然不管你怎么甩也不可能甩得动那繐带。我妈妈娼萍举起双手往后抱住Eric的脖子,转过脸在他的耳边说了一些话。从Eric的眼神,可以感到他有点不相信,但带着明显的兴奋。
    只见我妈妈娼萍转身,跪下左手拉下Eric的丁字裤,右手抓住他立刻跳了出来的肉棒,套弄了几下,便张口吞下了他那紫胀的龟头,头跟着前后摆动的替他口交起来。
    「哇,来真的呀!」
    台下一片喧哗!开始骚动起来!年轻人谁会受到了这种场境呀!只见我妈妈娼萍一时舌头在Eric马眼打转,一时从龟头一直舔到下面的睾丸上。
    我妈妈娼萍的口技算是挺不错的,有时候我偷看爸造爱时,妈妈为爸爸口舌服务时,爸爸通常都忍不住口爆。
    Eric回过头向后台招了招手,一张长沙-发便推到台中央。他大刺刺的坐了下来,享受着我妈妈娼萍的服务。并不时拨开我妈妈娼萍的头髮,让大家能清楚看见我妈妈娼萍的樱桃小咀在套弄着他的阴茎。
    「卡嚓!卡嚓!」这种场合很少见,免不了大家一阵疯拍。
    受台下拍照闪光灯的气氛影响,我妈妈娼萍这时是背对着台下蹲着,屁股眼自然配合地张开,晃动着对着台下的观众,看来她是想给大家留个好印象呀。
    这是我妈妈娼萍上台那么久以来第一次露点,而且一露的便是第四点。我妈妈娼萍蜜穴上梆着的震动器,也有点盖不住我妈妈娼萍的蜜穴,隐隐约约的可看见泛着水光。
    说实在的,Eric的确没有让我妈妈娼萍露过点,现在是我妈妈娼萍自己将她的屁眼展露在观众面前。
    舔了差不多有个几分钟,我妈妈娼萍站了起来,转过身,面对着所有观众。
    眼睛往我身上只瞟了一眼,在我还没有作出反应之前,便毫不犹豫的一手解开那梆着震动器的绳子,露出那氾滥成灾的蜜穴。
    只见我妈妈娼萍一手把着那立得老高的肉棒,摆正一下位置,屁股一沉,那Eric的龟头便隐没在我妈妈的蜜穴裏面。再来回上下套弄几次,整支肉棒便一插到底,只剩那像个网球一般大的袋袋在外头。
    看到这个场面,竟然台下观众全部安静下来了,静得只听得台上男主角的肉棒进出女主角肉穴的『扑哧。扑哧』声。
    因为大家从来没见到过台上有真枪表演的,今天运气真好!男同事们个个红着眼,而女同事们则一个个张大个嘴。
    「太不可思议了!这个小姐太疯狂了吧。真的是我们公司的女人吗?太贱了吧!淫妇!!!」台下的女同事有声地谈论着。
    这时,台上并未受到台下情况的影响,Eric兴奋而又自信地从后伸出双手扶着我妈妈娼萍的腰部,让我妈妈娼萍一耸一耸的用蜜穴套弄他的肉棒。
    我妈妈娼萍仰着头,闭上双眼,双手来回在她自己的胸部搓揉。揉了没多久,那两个乳贴便给我妈妈娼萍揉了下来。我妈妈娼萍却想都没想随手丢了在地上。
    等于说,我妈妈是正面三点全裸曝露在台下观众—她的男女同事们的面前,只有脸上有张半透明的不错的面具,这也是我唯一安心的一点,不用担心妈妈娼萍的穿帮被认出。
    同时,我倒是有一点不是味儿的,很想把妈妈娼萍从台上拉下来,可是看着台下所有观众的眼神,每个都像恨不得想吃掉我妈妈一般的表情,我便又忍住了。再说现在上去,也是等于自曝家丑呀!我妈妈娼萍在Eric的肉棒上摇了一会,便站了起来,Eric的肉棒便滑了出来。
    我以为我妈妈娼萍终于觉得玩得过了头,想终止这荒淫的场面。那想到我妈妈娼萍转过身来,又爬到那Eric的身上,抓起他的小弟弟又往她蜜穴裏塞。
    这时全场的气氛已经到了有点失控的边缘,掌声跟着我妈妈摇动屁股的节拍不断响起,后台的音乐适时跟进着,好象是一着进行曲,而且节奏不停的在加快。
    突然『哇!』的一声,我妈妈娼萍整个身体趴在Eric的身上,不停的在颤抖。这情景我是太熟识啦!我妈妈高潮来临的时候便是这样子。
    这时候全场气氛已达到最亢奋的境界。在欢声雷动下,我妈妈抬起头在Eric的耳边说了几句话,又回过头往我这边示意了一下,也不知是说了一些什么。
    Eric一脸淫笑对我瞟了一眼,然后招手叫老刘过来交代了几句话。
    Eric跟着便宣布:「我们的女主角现在要邀请台下的一位现场观众加入表演!这位幸运儿就是。」
    跟着射灯满场乱扫,最后停在坐在我旁边桌子的一个小伙子,我一看,竟然是我妈妈娼萍部门的一个男下属,叫Peter,长得很英俊。
    那男同事站了起来抱拳打了一个四方揖,满脸笑容的便往台上走。
    (我后来问过我妈妈,可能由于药力慢慢消退,我妈妈娼萍说她本来是要叫我上台的。只是Eric特意的叫错了坐我旁边桌子的男生。)
    我妈妈娼萍因为刚来了高潮,全身发软,只好趴在Eric身上,一点也不知道事情有了变化。那年轻男同事也一直未发一言,所以我妈妈娼萍也无从知道正要上台的并不是我。
    Eric更是有意的抱着我妈妈娼萍,而且还慢慢的抽动他的肉棒,让我妈妈娼萍只顾着享受高潮后的余韵,完全没意识到要转头去看看那跑上台的是不是我。
    我妈妈手下的年轻男科员男同事一步一跳的立即上了台,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便将身上的衣服全脱光。他站到我妈妈娼萍的背后,轻轻的扶着我妈妈娼萍的腰,要我妈妈娼萍转过身来。看我妈妈娼萍像要抬起腰準备脱开那仍然插在我妈妈娼萍蜜穴裏的肉棒。
    但Eric却把持着我妈妈娼萍的腰,要我妈妈娼萍以插着肉棒的姿势来转身。我妈妈娼萍也没抗拒便依着照办。当我妈妈娼萍转过身来,看到面前是一个自己非常熟悉的男部下后,表现一脸错愕,更加满脸羞涩。
    想要挣扎又怎能挣得过两个男人。
    那刚上台的妈妈娼萍的男部下在台下已经看得血脉愤张,所以一上台那肉棒便已撑的直直,完全是在作战状态。
    我从台下看他们两个眼神交换,一个在问:你要先退出来吗?另一个用眼神回答:就这样进来吧于是刚上台的便提枪上马,将肉棒硬塞进我妈妈娼萍的蜜穴裏,如果这个男同事知道自己进入的正是自己的美丽顶头女上司时,不知会作何感想,有一点我知道,他从此在我妈妈娼萍面前绝对更加自信骄傲。
    大家如果有看三级图片的话,也应该有看过,如果男生是从后插进女生的蜜穴的话,只要男生的肉棒不是大得撑得蜜穴满满的,在蜜穴的上方靠近阴核下端会留下一个小小的三角形空隙。
    第二根肉棒如果是尖长型而且硬度足够的话,是可以从这空隙硬塞进去的。我从台下是没法看得清楚,但相信当时的情况应该是八九不离十。只见我妈妈娼萍一只手往身前的男同事胸前推,一边屁股想要往上提。但却被身后的Eric紧紧抱着腰,怎么也闪不开在前面要插进来的第二根肉棒。
    只见我妈妈娼萍仰着头,皱着眉,紧闭双眼,默默承受着蜜穴同时被两根肉棒把阴阴扩张和撕裂的快感。
    时间好像过了一世纪,整个台下也静得一点声音都没有。那男同事在将肉棒全塞进去之后,也停了下来,好让我妈妈娼萍缓一口气。
    三个人在台上都没有动静。
    「哗!这女的真下贱,被两根阴茎插入阴道,阴道会被插坏吧!」「外国的四级片也没见过!」「唔!真不知死活,就是为了被暴力强姦才上台吧!」「给我知道是谁的话,在公司也会给姦淫吧!」「可能这就是她的心意,在推销自己吧!」「妓女!!!」台下的同事都毫无顾忌地意论着我妈妈。
    我妈妈娼萍慢慢的张开眼睛,低头看了看蜜穴上齐根插着两支肉棒,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全场立刻响起热烈的掌声。
    那男同事开始缓缓的抽动他的长长的大肉棒。当男同事肉棒往外带时,我妈妈娼萍便身体放鬆了一下。当男同事要往裏面推进时,我妈妈娼萍便伸手撑着他的胸口,绷紧眉头,腰往上提来迎接插入的肉棒。来回抽动了一会,我妈妈娼萍好像已适应了那胀满的感觉,从刚开始的不适变成了点点快感。点点快感又变成剧烈的刺激,令我妈妈娼萍不自禁的自己摇动着屁股,自己加快抽插的速度。
    在这裏我又岔开一句,很多性爱高手说女性的G点是在阴道的上方,只要能刺激到这G点,女性会很容易达到高潮,甚至于会喷水,便是所谓「潮吹」。
    我妈妈娼萍后来跟我说,那天两根肉棒真的是塞得她的蜜穴胀满。每一下的抽插都摩擦到她的某个部位,相信就是G点,令我妈妈娼萍心裏痒得不得了。身体便自然的跟着那抽插的节奏摆动,有点进入忘我的境界。
    一轮狂轰猛炸般的抽插,我妈妈娼萍又再一次『哇!』的一声喊了出来。
    只见我妈妈娼萍一手撑着压在下面的Eric,另一只手往身前的男同事推,淫水在蜜穴与两根肉棒间的空隙激射出来。
    但是在抽插中的男同事一点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双手紧抱着我妈妈娼萍的腰,屁股像鼓浪一般的不停地将肉棒往我妈妈娼萍的蜜穴捣。看起来男同事也是到了如箭在弦的关头,抽插一下比一下重,最后一插,我以为男同事连袋袋也推了进去我妈妈娼萍的蜜穴裏。
    台上终于静了下来,刚喷完淫水的蜜穴在紧密的间隙中挤出白花花的精液。
    这是我妈妈娼萍第一次『潮吹』。
    射精后男同事的肉棒从蜜穴滑了出来,我妈妈娼萍也无力地背靠在那Eric的身上。那Eric到现在还没有泄出来,硬硬的肉棒还插在我妈妈娼萍身体裏面,我妈妈娼萍的淫水混和着射进去的精液沿着他的肉棒流到他的袋袋上然后往地上滴了一大滩。
    台上从激烈归于平静,台下也是鸦雀无声。不知道从那一个角落开始响起了掌声,然后整过大厅又充满热烈的掌声。我隐约听见有人在说台上女主角绝对不是自己的同事,而是专妓女。
    我也懒得跟他们解释,心裏面只是有点失落,不知如何面对这已发生的事实。
    事情还没有完结,台上那Eric翻过身,将我妈妈娼萍再一次压在他身下,提起肉棒又挤进我妈妈娼萍的蜜穴裏。经过两次高潮,我妈妈娼萍实在是累得不能再动,只有躺在沙-发上承受再一轮的抽插。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那Eric腰部挺直,再一次用热精灌满我妈妈娼萍的蜜穴,没想到Eric人不但长得帅,更是个做爱高手呀,我妈妈娼萍真是个有福之女人呀!我暗暗地想。
    Eric看我妈妈娼萍累得像动也不能动的躺着,便召了几个后台的工作人员将我妈妈娼萍连人带沙-发推回后台。
    然后又开始召唤台下的辣妹上台。我心裏惦着在后台的妈妈,也没心情看什么表演。等了半个小时还未看见我妈妈娼萍出来,心裏正在纳闷,便起身去后台找我妈妈娼萍。后台空无一人,只见我妈妈娼萍一个人躺着,上身盖着我妈妈娼萍上台时穿的白色衬衫。下身一丝不挂的露出那一塌糊涂的蜜穴。
    我走上前问我妈妈娼萍怎么样,我妈妈娼萍说刚才几个年轻的工作人员又轮番灌了她几次热精,我忙问:「你不认识他们吗?」
    「那几个全是我的手下。」我妈妈娼萍羞愧地回道。
    我忽然感到哪儿有什么不对。可以又找不着。我开始扶起来妈妈娼萍,妈妈竟然吻上我的嘴,我经过刚才的刺激,早就火急火燎了,正想找个出气洞呢。猛地抱起妈妈,跑到了附近的小树林裏,很快我的大肉棒就进入了最最熟悉的妈妈娼萍的骚穴中,狠狠地抽插起来。
    插着插着。
    我吻上了妈妈娼萍的嘴,深吻湿吻。当我吻上妈妈紧闭的双眼时,我一下子愣住了。
    面具,对,那张半透明面具!竟然没有在我妈妈娼萍的脸上?!!意识到此,我的雄起的大肉棒一下了就沉也下去。
    惊讶!害怕!恐慌!
    我心裏的欲火已熄灭,慢慢升起的不悦更加无处发洩,对我妈妈说:「你被插了几次呀?妳到底给哪个同事操过?面具哪去了?」
    我妈妈娼萍委屈的说:「他们都是我熟悉的同事和下属,我怎么好意思拒绝呀,再说他们也认不出我来呀,我有一个好面具呀。嘿嘿!没想到我有面具吧,儿子。对了,想起来了,他们几个人,有些干一次,有些干两次,我累得眼都睁不开,你叫我怎么数!怎么知道都有哪个同事干过我呀?噢,对了,你问什么面具呀?我的面具还在脸上呀。」
    「啊。」
    我妈妈娼萍伸手一摸自己脸,呆住了!我立刻无话可说,更加后悔让妈妈上台表演,更后悔没有及时把妈妈娼萍从激情台上拉下来。妈妈以后可怎么做人呀!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