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月大陆 第二章 血溅五步

    时间:2018-07-10 原本充斥于身边的声浪突然间停下来,四周变得让人难以置信的安静,叶天龙知道很多的大臣都在冷眼旁观,看自己如何应对这样的局面。
      望着贾拉德嘴角的一丝冷笑和他身边两个亲卫眼中不屑的神色,叶天龙心头一阵无名火腾地窜起来。
      这个时候自己在气势上绝不能够有丝毫的示弱,免得让人小看,加上方才倩公主的那一番话引起的怒火尤在中烧,叶天龙正想找个地方发洩一下,现在贾拉德的表现无疑是在火上浇油。
      「你眼中还有殡殿的存在吗?」
      叶天龙猛的踏上一步,神色凌厉地直视贾拉德,那种威势使得贾拉德身边的两个亲卫本能地向前挺了一下身子,似乎是要抢上前保护自己的主子。
      「先皇的灵柩就在里面,你竟敢在外面大声喧哗,做出如此无礼的举动,还有什么颜面谈帝国的法律?」
      面对叶天龙的强硬态度,贾拉德也毫不示弱,将胸一挺,生硬地说道:「我没有大声喧哗,只是和部下说自己的一些心里话而已,这一点,我想诸位大人也可以作证的。」
      然后他盯着叶天龙的眼睛,缓缓地说道:「叶大人的言词咄咄逼人,硬要往本府的头上栽罪名,到底是何居心?」
      看到城卫军的东督和北督如此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样子,完全不同于袍泽之间的争吵,有几个原本想出头说几句劝解话的大臣也缩了回去,免得引火烧身,在这样的局势下,明哲保身才是第一要务。
      心中怒火更炽,但面对贾拉德完全反常的表现,叶天龙的头脑反而渐渐变得清醒起来,作为一个官阶比自己低半级,名义上又要接受自己领导的城卫军北督,贾拉德此时的表现可以说是完全超越了正常的情况,这种样子明摆着就是撕破脸大干一场的,或者说,贾拉德是有备而来,心中一定有什么企图。
      想到这里,叶天龙的眼中杀机一现,让贾拉德和他身边的两个亲卫无不心中暗暗一凛,但他们没有料到的是,叶天龙的语气却一下子变得缓和起来。
      「贾拉德大人,就事论事,你这样的说法是不是以下犯上,妄自非议上司呢?」
      贾拉德神情微微一变,他原本以为叶天龙会怒不可遏地朝自己大发雷霆,却不想得到如此的回复,这种突然间的变化让他一时有些措手不及。
      把贾拉德的表现一一看在眼中,叶天龙心中更是有数,他暗暗冷笑了一声,继续说道:「贾拉德大人,你带着亲卫在先皇的殡殿前面随意大声说话,作为你的上司,我是可以依法从重处置啊!」
      「你敢!」叶天龙的这一句话刺到贾拉德的痛脚,叶天龙这样的人居然会是他的顶头上司。
      想也不想,他便顺口回道:「尤那亚殿下和众位大臣都在,你竟敢出手?」
      「是吗?」
      叶天龙拉长了声音,扫了一眼刚刚从殡殿步出来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知道他们起先在里面听戏的,见到自己和贾拉德的冲突一下子严重起来,才会急急忙忙出来準备劝解的。
      「你说我敢不敢?」
      一双眼中闪动着骇人的杀机,叶天龙缓缓踏上了半步,杀气顿时向贾拉德和他身边的亲卫狂飙般的涌去。
      感受到直憾心神的杀气,贾拉德和他两个贴身亲卫的脸上终于微微变色,虽然在言辞上没有什么激烈的争吵,可叶天龙反应的激烈程度却大大超过了他们原先的预计,使得他们的计划步骤完全被打乱了。
      「毙了他们!」
      看到贾拉德两个的亲卫神色有异,双手摸上腰间。叶天龙猛然大喝一声,但他整个身子却不进反退,迅捷的朝后方飘飞。
      与此同时,贾拉德的两个亲卫双手一齐扬起,四道淡淡的针影破空而飞,目标正是叶天龙原来立足之地。
      很难想像,两个如此雄壮的大汉使用这种细细的飞针做武器,而且还用得如此熟练,深得其中的三味。
      受到叶天龙的杀气压迫,更是担心自己的行藏已露,不想再等下去,因此贾拉德的两个亲卫情急之下,只好先下手为强。
      双方相距不足五尺,几乎伸手可及,手伸针飞,按理应该断无不中之理。
      而且两个亲卫在针出手之后,人亦向前扑,一双巨掌成了杀人的利器,掌劈指点双管齐下,下手极为凶狠快捷,毫不留情。
      这是一次非常完美的出手,可惜他们没有想到对手会在他们出手的前一剎那已经往后退了,目标的偏差让贾拉德的两个亲卫惋惜不已。
      但更让他们吃惊的事情还在后头。
      两道目力难及的身影如电般的掠来,是从殡殿的方向射来的,尚在八尺外,两股强烈的劲气有如怒涛一般狂涌而至,激旋的气流中甚至可以听到隐隐的风雷声。
      是龙灵儿和柳琴儿,在听到叶天龙的命令后,她们便各自朝贾拉德的亲卫攻出了一掌和一爪。
      强烈的寒涛和狂野的龙气,一左一右,呼啸而出,在前面形成猛烈的涡流,爆发的寒涛一波一波向外迸散。
      站在远处的大臣身不由己地连退了数步,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则是脸色一变,叶天龙身边的两个美女亲卫居然会拥有这样可怕的实力,这种级数的高手即便是放眼大陆,也是不多见的。
      相比之下,贾拉德的两个亲卫几乎是天壤之别。
      「住手!」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几乎是同时发出了声音,但吉里曼斯在往前赶的时候,却故意抢在了尤那亚的前面,十分巧妙地把尤那亚的步伐挡了一下。
      如此强劲的劲气及身,贾拉德的两个亲卫根本无从抵御,护身真气在接触的一瞬间便宣告破裂,四散而洩。
      殷殷风雷骤变,两声劲气锐鸣声似在同一瞬间爆响,两个大汉前扑的身影倒飞而起,连惨叫声也仅仅只有一声传出。
      随即两个身躯倒震出三丈外,这才缓下飞势,后空翻一匝后臀部先着地,此后再无响动。
      风消气止,柳琴儿和龙灵儿的身影现在叶天龙的左右。
      这一连串的事情其实是在极短的时间里发生的,几乎是电石火花,转瞬之间,在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下完台阶之前,这边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贾拉德的脸色变得相当难看,站立在叶天龙身边的柳琴儿和龙灵儿那种蓄势待发的劲气完全将他的心神压制住了,他除了全神贯注地戒备,甚至连开口出声的余力都没有。
      面对这样两个美貌如花、曼妙多姿的美女,本来应该是非常愉快的一件事情,但此刻的贾拉德却感到全身发冷,他第一次感觉到死亡的阴影在心中扩大,这是一种非常难受的感觉,一种足以让他这样的人为之发疯的失败感。
      闪过飞针的叶天龙并没有停下身形,而是足尖稍微一沾地,就马上又腾身而起,落在贾拉德的面前,面带寒霜,缓步直迫贾拉德而去。
      这个时候,叶天龙已经非常清楚的意识到,贾拉德和他的两个亲卫是来对付自己的,从他们的準备和出手来看,他们就是想挑起和自己的争端,然后乘机杀死自己。
      「你的亲卫居然私下携带武器进入殡殿,并在殡殿之前出手袭击,罪该万死!」
      虽然叶天龙的步伐不是很快,但他所踏出的每一步都给贾拉德的心神增加无穷的压力,这是一种包含天地玄机的步伐,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完美,找不到丝毫的多余。
      这一刻,在贾拉德的眼中,叶天龙就似乎是与整个天地浑然一体,完全融合在一起了。这是让他不知道如何去抵抗的力量,他也无从下手。
      在一边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叶天龙显然已经动了极大的杀机,要在这个时候出手除掉贾拉德。
      而受到龙灵儿和柳琴儿两个高手从左右的气机牵制,贾拉德根本无法反抗叶天龙的步步逼近。
      贾拉德的眼中闪过一丝的恐惧,但很快就被暴戾的神色所掩盖。他绝不甘心束手待毙,不过他知道自己有任何的轻举妄动,都可能招致叶天龙无情地打击,再加上柳琴儿和龙灵儿的强大攻击,那时肯定要落得一个命丧当场的结果。
      因此,他只有等待一个恰当的时机,一个可以让他出手的机会。
      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这时都纷纷出声,想拦住叶天龙对贾拉德的出手,但已经是为时过晚,就算他们想纵身出手来拦,也无法一下子赶到叶天龙和贾拉德的前面。
      在此刻,这两个人的心中都升起了一种惊诧的感觉,短短的时间里面,眼前这个好色轻浮的男人居然有了这么大的转变,发怒的时候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惊人气势让人不寒而慄,这是一种常人不及的霸气,而这样的霸气原本只是在天生的霸王身上才可以看到。这个流氓般的男人怎么可能会表现出这样的霸气呢?
      叶天龙距离贾拉德已经不到一步之遥,几乎是伸手可及,冰冷彻骨的杀气整个将他淹没。
      贾拉德的额头上开始渗出豆大的汗珠,双眼怒凸,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叶天龙,他低垂在腰间的双手更是反射性地张合不已,他想出手但又怕露出破绽。
      「叶大人,且慢!」
      千钧一髮,叶天龙就要出手之际,一个清澈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语速缓和有力,一字一顿,每一个字都像是落在叶天龙的心头上,直撼心肺,深透胸腑。
      最让叶天龙感到难受的是,这个声音带着一种奇怪的节集成一体的步法再也无法连贯,让他的威势和劲气无形之中受到冲击,破坏了他的完美节奏。
      当最后一个字响起在叶天龙的耳边时,他的步伐终于一乱,他和龙灵儿以及柳琴儿三人合力组成对贾拉德的强大压力顿时宣告破裂,原本笼罩在贾拉德身心的无形气势一下子支离律,刚好是在他的呼吸和步伐的间隙响起,让他原本和天地凝破碎。
      贾拉德暗暗鬆了一口气,急忙往后退了一步,从叶天龙三人的三面压迫下脱身出来,重新布下严密的防守。
      「天龙,小心海鹰扬!」
      正当叶天龙不甘心地再度想要出手,他的耳边响起了于凤舞的莺声,他不假思索地立即收住脚步,刚刚稳住身形,果然从侧面有一股潜劲汹涌而至,从他的身前急速掠过,掀动了他的衣袍。
      如果叶天龙出手的话,这道劲气刚好是攻击到他的侧面。
      虽然没有发生什么正面的交手,但叶天龙从这道劲气中还是体会到海鹰扬的惊人实力,这个和于凤舞齐名的军团长的确有着深不可测的武技。
      这是叶天龙和海鹰扬在武技上的第一次真正接触,也让叶天龙认识到自己和他的差距。
      而此刻站在一边的尤那亚和吉里曼斯等人对于叶天龙更是有了全新的认识,他们都在心中暗暗惊愕,叶天龙他居然能够和帝国中数一数二的绝顶高手海鹰扬交手一招而不落下风,对于他们这些了解叶天龙在离开艾司尼亚去青州时武技水準的人,这样的进展委实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了。
      海鹰扬的心中更是惊诧不已,他为了一挫这个好色男人的锐气,刚刚这一掌已经包含了七成的潜劲,根据他对叶天龙之前的武学认识,这一下肯定会让这个好色的男人在众人面前叶天龙非但识破了他的出手,而且还十分巧妙的化解出丑。
      可掉这一掌,让他无法判断出对手的深浅。
      感到叶天龙的情况,柳琴儿和龙灵儿劲气半收,含而不发,悄然抢上半步,一起注视着从侧面向叶天龙接近的海鹰扬。
      后者马上微微一顿身形,站立在原地,含笑望着叶天龙。
      「能够将飞针用得如此水準,只有天鹰门下的刺客。贾拉德大人怎么会让刺客来做自己的亲卫?」尤那亚和吉里曼斯还没有开口说话,于凤舞出现在殡殿的台阶上,一针见血地指出。
      马上有两个侍卫上前检查了一下倒在地上的那两个贾拉德亲卫,发现他们早已毙命,他们很快又从这两个人的身上找到了两把特製的短剑。
      这种不足三寸,剑锋微斜的短剑在大陆上是只有天鹰门的刺客专用的,无疑证实了于凤舞所做的判断完全正确。
      这一下,不管是尤那亚,还是海鹰扬都无法向叶天龙兴师问罪了。因为贾拉德带着天鹰门的两名刺客进入殡殿,而且身上还怀有如此利器,这都是大大的罪名。
      更何况,这两名刺客还抢先向身为东督的叶天龙出手,显然是要刺杀叶天龙,这可是死罪一条。
      如此一来,叶天龙的下令出手就是完全必要的,对于他在殡殿前杀人,尤那亚和吉里曼斯都无法抓住他的痛脚。
      相反的,贾拉德的处境就非常不妙了。原本对贾拉德的凶残作风非常反感的众大臣纷纷指责他这次有图谋不轨的嫌疑,居然要杀死自己的上司,他们一致要求对他进行严厉的处置。
      面对众大臣的指责,贾拉德倒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怯色,反而在眼中更是闪过一丝凶光,他正要开口说话之际,却突然听到尤那亚对侍卫们下的命令。
      「来人,将贾拉德带下去,暂押天牢,听候处置!」
      此令一出,众大臣均是为之一楞。叶天龙和吉里曼斯更是呆了一下,本以为尤那亚会为自己的心腹爱将开脱罪责,不想他却是如此严厉处置,不由得对尤那亚有了新的看法。
      贾拉德的身躯微微一颤,脸色倏然发白,旋即抬头狠狠盯了一眼尤那亚,他的眼中有着些许的不解和茫然,更多的是震惊和不信。
      把这一切看在眼里,吉里曼斯突然出言道:「尤那亚大人,也许贾拉德大人有不为人知的苦衷,可能是被逼无奈之下的一时之过。此时正是用人之际,本官认为还是暂时解除贾拉德的职权,在家等一切查明之后再做处置。」
      想不到吉里曼斯会这样说,贾拉德不由得感激地望了一眼吉里曼斯。
      叶天龙却是听得有些糊涂起来,今天怎么一切都有些不一样了,似乎是整个反过来,该出言保贾拉德的尤那亚提议要严惩贾拉德,而应该落井下石的吉里曼斯却反而出言来保自己对头手下的心腹爱将。
      尤那亚飞快地望了一眼站在一边默不作声的海鹰扬,见他依然没有什么反应,便再次坚持自己的意见,并以众位大臣的发言为依据,将吉里曼斯的求情之言一一驳回。
      几乎是得到全体大臣支持的尤那亚对吉里曼斯形成了压倒性的优势,自然是取得了完全的胜利,他的命令被无忧宫的侍卫忠实地执行下去。
      望着在众多大臣的簇拥下,大获全胜之后昂然离去的尤那亚,吉里曼斯和他身边几个亲信大臣面面相觑,显得十分无奈,微微摇头之后,他们也相继离开。
      看到这样的场面,就算叶天龙再笨,也知道现在艾司尼亚的局势已经渐渐落入尤那亚的手中了,这是他最不想见到的。
      「没有想到,我原本是要趁机除掉尤那亚一个得力手下,削减他的实力,现在反而让尤那亚得到了众多大臣的支持,让他的实力变得更加雄厚起来。」
      在回家的路上,叶天龙忍不住歎息一声,有些闷闷不乐地说道。
      柳琴儿也摇了摇螓首,道:「海鹰扬的归来,让尤那亚的势力大增,看来艾司尼亚的大臣们还是在尤那亚的压力下趋附于他了。吉里曼斯这次是难逃落败的下场了。」
      「这可不见得!」
      上车以后,一直若有所思的于凤舞终于开口说话了。
      她望了一眼坐在身边的龙灵儿,淡淡地说道:「贾拉德带着这两个刺客来对付天龙,原本就是尤那亚一手安排的,应该说,整个计划布置得十分周全。但天龙出手在先,先发制人打乱了他的安排,之后的吉里曼斯又横插一手,堵住了尤那亚转圜的余地。可以说这样的结局并不是尤那亚设想的那样,以后的变化还很难说。」
      「可是现在大部分的墙头草都已经看好尤那亚,特别是当海鹰扬从武安的前线调回他的部队,那个时候,吉里曼斯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叶天龙颇为苦恼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后继续说道:「如果让尤那亚这个混蛋登上皇位,我真是……真是……」
      「这个倒是很难说啊。」于凤舞轻歎了一声,「他现在掌握着大部分的军队,以他的天资才能,这种优势一定会使之转化为胜势的。不过……」
      于凤舞的话锋一转,对叶天龙说道:「你这次的举动,会让尤那亚和吉里曼斯两个人都感到不安的,因为现在的东督府已经成为艾司尼亚最大的变量,他们应该不会让你待在艾司尼亚很久的。」
      三人正在交谈之际,一边的龙灵儿突然间插话道:「现在已经很久没有看到阴风流的高手了,没有想到那个家伙居然是阴风流的顶级高手。」
      「谁啊?」叶天龙一时无法捉摸到龙灵儿的话,有些不解地问道。
      而一边的于凤舞和柳琴儿却是完全明白了龙灵儿话语中所指的那个家伙其实就是海鹰扬,怪不得没有人知道海鹰扬一身深不可测的武技从何而来,他竟然是出身于一个她们从来没有听说过的门派,真不知道这个阴风流到底有什么名堂?
      「我也是听族中的长老们一次聊天时谈到阴风流,才知道他们的一些事情。」龙灵儿见到众人都是不解地望着自己,便开始解释起来。
      「阴风流只是在百族大战中出现过的,而且只有少数的当事人才知道有这样一个流派,他们的武技极为诡谲,但却好像没有几个弟子能够练成,因此除了一个曾经和我们长老交手的高手外,流派中一直没有什么特别杰出的弟子,我们还以为他们已经完全消失了呢。」
      叶天龙正想追问下去的时候,忽然听到车外一阵喧哗声,接着车身微微一振,似乎是当街停下来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
      龙灵儿第一个拉开窗帘,探出螓首,只见街上的行人纷纷走避,十来个大汉正在一边呵斥着挡路的行人,一边奋力追逐前面一个金髮少女。
      这些人横冲直撞,所到之处无不鸡飞狗跳,把别人撞得人仰马翻,整个场面乱成一团。
      「住手,你们在干什么?」
      心中一动,叶天龙立刻跳下马车,当街而立,拦住这些大汉,大声呵斥道。
      「西督府在追捕逃奴,闲杂人等速速避开,否则有你好看!」
      当头的大汉牛眼一翻,双手叉腰,威风凛凛地大声说道,这时他的同伴已经将那个跑得气喘吁吁的金髮少女包围在当中,準备出手捉拿。
      「混帐!东督叶大人在此,你们竟然如此无礼!」
      随车的一名金凤卫娇叱一声,玉手按在剑把上,一步逼近这些大汉。柳琴儿和龙灵儿也从车上跳了下来,站到了叶天龙的身边。
      「是东督叶天龙……?」
      大汉们吓了一跳,顿时凶态一敛,由当头的那个大汉向叶天龙行礼,道:「叶大人,这是我们府上刚刚买来的女奴,不想被她逃出去了,所以……」
      那个金髮少女连忙辩解道:「大人,我不是女奴,我是被人拐骗的……」
      叶天龙点点头,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金髮少女,只见她长着一张俏丽的脸庞,铤而小巧的白玉般的鼻樑上正有着一丝丝可爱的皱折,俏皮略圆的鼻尖微微上扬。娇小嫩红的嘴唇正在微微张合,方纔的奔跑和心中的惊慌让她的呼吸急促,脸色苍白。但一头秀丽无匹的金髮在阳光的照耀下,依然散发着金子般的亮丽光泽。只是年纪还小,身量尚未长成,所以她的身材显得纤细柔弱。
      「放手,你们放开我……」
      圈中的少女拚命挣扎着,但还是被孔武有力的大汉抓住了她的双臂。她的小脸因为用力涨得通红,朝叶天龙的方向急声叫道:「大人,求您做主……
      ……「
      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女居然有这样的胆量,能够从西督府的人手中逃脱出来,叶天龙不禁暗自点头,他知道有不少的贵族大人物都喜欢这种尚未成熟的美少女,因此大陆上有一些人专门去发掘这样的美少女,然后高价卖给有需要的那些达官贵人,或者留下来精心培养,等长大后再卖一个好价钱。
      「住手!」
      见到大汉们要拖着少女离开,叶天龙出声了。
      这些大汉足下一顿,迟疑了一下。那个为首的大汉连忙朝手下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们快点离开这里,而他自己则迎向叶天龙,先是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
      「叶大人……」
      叶天龙将手一摆,朝那些大汉扬声说道:「哪个敢走,小心他的狗头。」
      为首的大汉有些发急了,连忙说道:「叶大人,这是我们西督府的私事,请大人不要插手……」
      叶天龙嘿嘿一笑,突然慢悠悠地问道:「你们是在籍的军人,还是在册的家将?」
      为首的大汉一楞,答道:「我们是在籍的军人,隶属于西」这不就对了。「
      叶天龙将脸一扳,「既然是在籍的军人,怎么还说是私事呢?本府身为统领城卫军的东督,你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好了,把人留下,叫你们的上司来东督府找我吧!」
      见到金凤卫要过来带走那个金髮少女,为首的大汉急忙又道:「叶大人,我是在籍的军人,但他们都不是军人,他们是杰夫特大人府上的家将……」
      「那更是不行了。」叶天龙的脸色一沉,厉声说道:「谁给你们的权力,当街动用私人武力,扰乱市民,危害他人安的督府。」
      为首的大汉呆了一下,额头上顿时渗出了汗珠,再想分辩什么的时候,叶天龙身边的金凤卫早已上前,要解救那个金髮少女。
      其它的大汉没有收到头目的指令,不知道是该放手还是继续抓住他们的猎物。
      这一犹豫,金凤卫的双掌一分,便击倒了两名大汉。这让他们更加清楚地意识到与对手之间的差距。
      「我们走。」为首的大汉暗暗咬牙,率先转身拨开人群离开。
      看着众大汉狼狈离去的背影,围观的人们发出了一阵哄笑。艾司尼亚的市民再次见识到了东督叶天龙的厉害之处。
      虽然叶天龙在他们的风评中拥有好色的名声,但叶天龙和东督府所做的事情却是让无不他们感到心中大快.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我们:oopp112233qq@gmail.com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