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小散仙 第二集:孤岛春色 第四章 骷髅老祖

    时间:2018-01-11 三十几个骷髅戟兵在不到半炷香的时间内全部倒下。
      但崔小玄仍若疯魔,杀意象火一样烧灼着他的神经,不能遏制地继续狂舞炎龙鞭,将散布四处的骷髅残骸抽击成更碎更小的火块。
      某个模糊的念头如诅咒般无休无止地电掠过他心头,牢牢地操控着他的意志和躯体,消耗着他的精力与体力。
      整道甬道倏似地震般剧震了一下。
      小玄彷彿梦中惊醒,忙用手死死抓住脸上的面具,撕皮般将七邪覆扒了下来。
      在扯下面具的剎那,他体内的奇异感觉突然消失,那令他形同疯狂并赠与他强大力量的魔力亦戛然而止。
      小玄登如虚脱,差点一跤坐倒,这才发现週身大汗淋漓,衣衫早已湿透。他盯着手里的面具,惊魂未定:「一定是这面具搞得鬼!七邪覆,光这名字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色如淡墨的七邪覆静静地停躺在他手里,两个黑洞洞的眼眶彷彿不是空透的,好像正以什么注视着拿着它的人。
      小玄呆呆地瞧着手里的面具,心中突涌起一阵再次戴上它的强烈慾望,吓得赶紧翻过背面去,几想就此丢掉。
      但他的天性十分好奇,终究有些不捨,思道:「此物虽然十分邪恶,可也算是一件至宝,适才若非有它相助,我一个人未必打得过这几十只血骷髅……」
      越想越是捨不得,便寻了个借口:「我何不带回去仔细琢磨,加以调炼,说不定能去芜存菁,将之变成个好东西哩……倘若真的不成,到时我再把它毁掉,至少还能收回点什么稀罕材料吧。」
      主意一定,小玄遂将七邪覆收入如意囊内,忽然记起觅鼎子来,当下走回骷髅巨像后边,对着其尸,不禁大生感慨:「这老伯从前定是个不凡的铸造大师,可惜却遭逢这等不幸,虽说他适才哄我戴上那七邪覆,但用意却未必不善哩,唉,既然叫我碰上了,那就把他带到外边去,让这不幸的老人入土安息吧……」
      正在思量,甬道倏又剧震了一下。
      小玄身子微微一晃,方省现下仍处险地,心中疑窦丛生:「怎么会有这么强烈的震动?而且这里边到处是骷髅,适才好一阵激斗,怎却未将别处的骷髅引来呢……莫非发生了什么变故?」
      匆匆朝觅鼎子拜了几拜,将他尸身收入法囊,望望左右,胡乱捡了个方向奔去。
      一连转了近十个弯,路上竟没遇见半个骷髅,小玄越发疑惑,步子渐渐放开,奔得更疾。
      又寻了一阵,进入段宽阔的通道,终于有所发现,远远望见前边有一小队背生骨翼身披银甲的骷髅掠空低飞,急忙尾随赶去。
      随着渐近,前面开始传来各种声音,有的似骷髅的嘶吼,有的似兵器的交击,有的似飞禽的拍翼,还有的似浪潮的奔涌……
      「莫不是师父她们杀到了吧?」
      小玄心中更急,数息间就奔到了通道尽头,眼前豁然开阔,一幕仿如地狱无比震憾的画面映入目中:红色,到处是红色,在巨大的洞厅中到处是各种各样的红色,面积最大的红色是十来个血池,血池里边是似沸的血浆,随着温度的不同分呈为桔红、殷红、赤红、紫红、暗红……
      其中有两个血池已经决口,夹杂着人的头颅、肢体与内脏的浓稠血浆从破裂的堤围滚滚涌出,淹没了大片空地,而在没有波及的地面则拥挤着密密麻麻上千个骷髅,虽然它们的形态与装束各异,但从裸露的部份可以看到全部都是赤红色的骨头。
      最奇异的还是在洞厅中央一股粗巨的红色旋风,赫然是由血浆形成,它急转着飞驰着,所到之处,骷髅们就会纷纷退避,似是十分忌惮。
      小玄暗暗惊奇,但见仍有数十个体形怪异的高等骷髅围绕在旋风周围,偶尔不甘心地递出兵器试探威力。
      其中除了先前遭遇过的长骸将军、双首虎,还有那个背生骨翼的破空将军,他的背翼此刻已经完全张开,竟然宽达两丈,斜斜飞掠于旋风上空,手提一条银色的骷髅头飞锤伺机进攻。
      而在他身后,约有五、六十个全是背生骨翼的银甲骷髅兵,居然在空中排列成队,个个抱着一张亮光闪闪的机括强弩,瞄準了旋风。
      小玄越瞧越骇然,心忖:「这窝妖邪不但数量极多,且种类奇繁,更有精良装备,倘若它们跑去外边肆虐作恶,那必是场难以想像的大浩劫呀!」
      这时又有一队骨翼骷髅从远处飞来,加入了战斗序列。
      破空将军开始抡动骷髅头飞锤,似乎注入了什么,原本暗哑的飞锤登时亮了起来,银芒不住闪耀,突然发出一声怪嘶,化做银光电掠出去,顿将旋风撕开了道大裂口。
      飞列在他身后蓄势待发的那队骨翼骷髅一齐发弩,近百道银电聚射向旋风的裂口。
      撕裂的旋风终于破碎,但中间立现出一面金色的巨大光盾,疾旋着挡住了所有银电。
      「大师姐!」
      小玄一阵惊喜。
      破碎的旋风变回了浓浓的血浆,满天落下,正要着地,忽又凌空缓缓旋转起来,这次却汇聚成了一股红色洪流,似在某种力量的指引下倏地飞向空中。
      破空将军大惊,急忙振翅避开,但后边的那队骨翼骷髅却未能倖免,有几个冒着赤烟从半空坠下,在地面摔得四分五裂。
      「弄潮之舞!」
      小玄心中大叫,蹦了起来。
      只见那股洪流依然不止,如巨龙般盘旋游绕,中间不时现出两个娉婷身影。
      「师父!大师姐!」
      小玄顾不得旁边的骷髅们发觉,飞掠冲去,但在途中立遭拦截,数名身型横阔的双头骷髅掣剑劈来。
      他避无可避,急忙挥鞭迎击,稍一顿滞,瞬间已陷重围,各式各样奇形怪状的骷髅恶梦般出现在周围,无数索命的兵器暴风骤雨般袭至。
      压力有如排山倒海,小玄这才发现先前遭遇的数仗不过是小儿摆家家酒,短短的片刻间,他便感筋疲力尽,长鞭似陷泥潭,几乎无法舞动,蓦地背上传来一下彻骨剧痛,心叫不妙,人已朝前扑去。
      就在变成肉泥的剎那,小玄忽觉身子一轻,人倏高高昇起,只见底下的骷髅如潮水般淹没了他原先的位置。
      崔采婷拎着他的腰带从群魔顶上掠过,飞向不远处的一个血池。
      雪涵则在旁掩护,以阿金盾幻出的巨大的光盾阻击骨翼骷髅群的凌空追杀。
      「师父!终于找到你们了!」
      小玄惊魂未定,手脚在空中乱扑乱腾,忽一把勾着了美人的柳腰,赶忙紧紧抱住。
      「怎么只有你一个?」
      崔采婷玉腮微酡,竟往沸腾的血池冉冉落下。
      小玄头贴师父腰里,只觉半边脸都麻了,鼻中又嗅着丝丝若有若无的芬芳,神志一阵迷糊,答道:「我跟在你们后边的呀,没想却跟丢了。」
      崔采婷降至离池面仅一尺之距,左袖甩出,突然凌空顿住,唤道:「捉紧!」
      手已放开了小玄,两掌互交,结成一个印法,骤见圈圈光芒如波蕩出。
      小玄闻言,趁机把美人师父的腰肢搂得更紧更密,心中忽生出一种异样感觉。
      崔采婷的如意五行已臻化境,几乎每一印法咒术皆能瞬间发出,但此印法却例外的加持了数息。
      雪涵在周围飞掠旋绕,疾舞阿金盾将两人紧紧护住,片刻间击退了三批企图靠近的骷髅。
      崔采婷结起的印法光芒愈来愈盛,两手之间竟凝现出一个淡紫色的浑圆光球……
      小玄眼角掠去,只见光球附近的景象俱成扭曲,不禁凛然一惊:「难道是如意五行的三大绝顶法诀之一的--五元归宗么?」
      紫色光球越来越大,颜色也越来越深,周边不时有青蓝的细小电火蜿蜒爬过,崔采婷娇叱一声,紫色光球脱手而出,不徐不缓地飞向血池边缘,静悄悄没入由人骨与内脏筑成的堤围,约隔了一息,方听轰天巨响,彷彿整个洞厅都颤了一颤,但见浆血四溅骨头纷飞,血池已给炸开了一个过丈的缺口,沸腾的血浆争先恐后地奔涌而出。
      附近的骷髅急忙四下逃避,但仍有十几个给血流追上,立时狂嘶起来,只挣扎了片刻,便融化似地没入血流之中,就此销声匿迹。
      「瞧模样,此招九成九就是五元归宗哩!威力果然吓人。适才的两次剧震,一定也是师父施放这法诀引起的!」
      小玄虽然是第一次看见,但他早就听几个师姐说过,师父曾用此诀将一只千年凤凰瞬间解体。
      「走,这里边妖秽太多,先出去再做打算。」
      崔采婷声聚一线,直传雪涵耳内。
      雪涵连施几个金光纵,朝她掠来,三人汇合于一处。
      崔采婷这才腾出手来,把小玄两臂从腰间解开,提着他向某处冲去,雪涵紧随断后。
      小玄晕头转向,只觉力气随着鲜血从背后的创口急速飞洒流逝,但心知此刻形势紧迫,于是咬紧牙关死死挺着。
      奔了片刻,忽听雪涵在后边叫道:「师父,小玄后边的伤口很大!」
      崔采婷闻言立时剎住,施了个急救类的木枷术暂封住小玄背上的创口,问道:「还有哪儿?」
      小玄摇摇头,忽一眼乜见上方有条狭窄的深蓝,缀着数点星光,再望旁边,果然在不远处的凹壁内靠立着一座骷髅巨像,不禁大喜道:「我适才就是从上边掉下来的!从这里上去就是地面了!」
      崔采婷抬头望了望,亦瞧见了一线夜空,当下立做决断,对雪涵道:「我施御剑飞行出去,你用真气护住小玄的伤口。」
      雪涵应了,伸出一掌虚捂在小玄背后的伤口上。
      崔采婷从法囊中取出神兵入梦,拔剑望空一抛,口中默念真言,骤见剑身迅速变大变长,转眼已如舟大小。
      转角处突然出现一群骷髅,小玄揉揉眼,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原来那群骷髅通体如血,首是骷髅人头,身却如巨型蜘蛛,不但肢长过丈,且每个都生着八条如钩长腿,尖锐而锋利。
      小玄结舌道:「这……这是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骷髅!」
      「这妖巢内有许多复合骷髅,此类肯定又是其中的一种,看模样,它们多半是血骷髅同巨型狼蛛的合成品!」
      雪涵凝目答道,左掌仍虚捂着他的伤口,另一边抖抖罗袖,露出了挂在玉臂上的阿金盾。
      那群骷髅血蛛很快发现了三人,立时展足奔来,竟是疾迅如飞。
      千钧一髮之际,崔采婷终于完成了施法,唤道:「登剑!」
      三人纵上剑身,沿着深沟向上斜斜飞去。
      那群骷髅血蛛扑了个空,竟仍不肯罢休,居然纷纷蹦上两边石壁,如履平地般紧紧尾随,长长的尖腿轮番勾出,好几次险些刺中位于最后的雪涵。
      雪涵运起金罡真气,一边护住小玄的伤口一边不时反击,每挥一下玉臂,金色的巨大光盾便会将一只骷髅血蛛剖成两半。
      小玄只觉气血翻腾,背后的巨大创口使他几乎承受不住这种高速飞行,但听骷髅血蛛们惨嘶不断,心中稍定,无意间朝下一瞥,却见沿着两边石壁追击的骷髅血蛛反而越来越来多,不禁骇然。
      入梦终于飞出了深谷,三人全都鬆了口气,崔采婷生怕小玄承受不住,忙将飞速减缓,回首问:「觉得怎样?」
      小玄弱声笑道:「没事,有大师姐护着哩!」
      雪涵忽露讶色,指着底下道:「快瞧!好像是师叔她们……」
      崔采婷同小玄往下望去,见从深谷中爬出的骷髅血蛛漫山遍野,一行人刚好自投罗网地撞上来。
      这行人果然是刚刚赶至的飞萝、李梦棠几姝与方少麟,瞧见眼前「壮观」的异象,登时个个色变。
      骷髅血蛛们正为失去目标恼怒,纷纷张牙舞爪扑向新的猎物。
      飞萝最先反应过来,罗袖挥出,立扫中最先扑至的一只巨大的骷髅血蛛,她修为深不可测,先前遇着骷髅骑兵一拂便摔,不想这骷髅血蛛只是歪了一歪,数只长长的钩腿电般扣来。
      飞萝暗吃一惊,闪身飞退,只听「嗤」的裂响,罗袖反给撕去了半幅,露出凝乳似的玉臂。
      这时其余几人亦先后遭遇凶险,皆给沖得手忙脚乱,转眼全都陷入了骷髅血蛛群的包围。
      崔采婷心叫不妙,急御入梦朝下冲去,用真气吐字道:「全都登剑!」
      最先飞到夏小婉上方,将她接上剑身,旋即掠向岌岌可危的程水若。
      水若从来就最害怕虫蛇诸类,此刻早给吓得手足俱软,哪里还能还击,更无空暇召唤冰麒麟,只仗着天池嬉波步游走闪避,但如潮掩至的骷髅血蛛留给她的空间越来越小,险象环生。
      小玄瞧得大急,只恨不得跳下去保护玉人,眼见到了她的上方,忙伸手去接,大叫道:「快上来!」
      水若一跃纵起,不料罗裙裙脚却给一只骷髅血蛛飞腿勾住,身子登时一沉,人已往下坠落,十几只巨镰般的蜘蛛腿一齐朝她扣去。
      小玄魂飞魄散,振身一扑,脚上头下捉住了水若的手腕。
      雪涵反应极快,飞手疾扣他腿,将之紧紧拉住,崔采婷急御入梦飞起,「嗤啦」一声,水若裙角撕裂,终于摆脱了困境,给小玄拉上空中。
      雪涵振臂一提,将两人一齐扯上剑身。
      水若「哇」地哭出,惊鹿般一头扑入小玄怀中,浑身抖个不住。
      小玄赶忙紧紧抱住,轻拍其背安慰道:「不哭不哭,没事了。」
      自个却犹是惊魂未定。
      崔采婷御剑飞向互相支撑的李梦棠、摘霞同方少麟三人,有惊无险地将他们一一接上剑身。
      剩下的飞萝可就轻鬆多了,只见她随意变换了几下身法,便脱出了骷髅血蛛群的重重包围,翩跹曼妙地飞上了入梦。
      崔采婷驱御入梦掠向高空,将那些挥肢狂嘶的可怖骷髅血蛛抛在地面。
      水若哭了一阵,忽然惊醒似地从小玄怀中挣出,霞满玉腮。
      小玄给她一推,蓦觉背上痛如刀割,忍不住低低地闷哼了一下,原来适才跃出去救水若时,背后的创口已给挣裂。
      摘霞正于小玄背后,惊呼道:「嗳呀!流血了!小玄流好……好多血……」
      水若一怔,问道:「你受伤了?」
      顾不得避忌,倾身就从他旁侧趴过去看,见男儿背后血透衣衫,早已注湿了大块,脸倏转白,颤声道:「你救我时受伤了?」
      「是先前在谷底时挨的。」
      小玄强作若无其事。
      水若噙着泪水,似嗔似急地瞪着他。
      「没什么大碍,一点点皮肉伤而已。」
      小玄努力露出个笑容,悄悄握住了玉人的手儿,见她没有甩开,心中一喜,背上的疼痛立时减弱了许多。
      水若转头叫道:「二师姐快来,小……五师弟受伤了!」
      李梦棠在剑首听见,急忙过来为小玄检查伤势,须臾方才放下心来,道:「还好,没有伤着要害。」
      当下运功结印,施展疗伤术为他医治。
      水若听了,脸上终于还了点血色。
      「水若对我一直都是直呼其名的呀,如今却改唤做师弟了……」
      小玄患得患失,心中一阵惶然。
      方少麟望着渐渐远去的骷髅血蛛群,骇然道:「这些怪物又是什么玩意?竟比先前那些骷髅骑兵还更可怕!我几乎打不动它们……」
      「在那条大裂谷底还有许多更厉害的。」
      雪涵凝眉道。
      飞萝闻言忽问:「你们找到魔阵的主池了?」
      「嗯,就在那条大裂谷的谷底,有十来个魔力源血池,我们找到时,正碰见那些妖秽从池中炼製血骷髅。」
      崔采婷道。
      「无法毁掉吗?」
      飞萝又问。
      崔采婷摇摇头:「我只破坏了其中两个。那下边妖秽数量太多,且都有点能耐,单凭我们,看来难以成功。」
      飞萝深知这师姐的修为,听她这么说,不由吸了口凉气:「这些妖孽究竟是何时成的气候?之前竟然无人发觉!」
      「瞧那谷底的建筑规模,只怕时日非短。」
      崔采婷满面凝重之色。
      方少麟凛然道:「既是如此,我回去就立刻奏报朝廷,尽早提大军入泽围剿!」
      李梦棠的木遁系疗伤术果然神妙非凡,不过片刻,小玄已觉好受了许多,闻言心道:「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此间妖魔何等厉害,岂是你那些士兵能够对付的!」
      正要说话,突闻一串怪笑蕩空传来,心脏蓦然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循声回头,猛见后边红光沖天,如血幕般遮星蔽月,在夜空中显得无比诡异可怖。
      「定是有大家伙来了。」
      飞萝淡淡道。
      除了崔采婷,余者皆微微色变,心知这种异象绝非寻常妖魔能发,个个暗自戒备。
      这时骤又传来一声低沉的长嗷,震得众人心神欲散,飞萝面露诧色,轻咦一声道:「怎么像是龙吟……这一带有龙么?」
      「龙?」
      小玄虽然紧张,精神却顿一振:「听人说龙不知多少遍了,却始终没有见过真的,这下可如愿以偿了!」
      红光如有生命般迅速蔓延过来,一条长长的东西从平滑的血幕中现出,盘旋着飞向众人。
      那明显是龙的形态,小玄赶紧睁大眼睛,待瞧清楚,却陡然骇愕。飞来的果然是一条龙,尖吻突额,足张五爪,长逾三十几丈,但又不是他所听说过的龙,因为它身上没有鳞,脊上亦没棘,而是一条无肤无肉裸着骨头的龙,全是血色骨头的龙。
      「这……是什么龙?这是龙吗?」
      小玄结舌道。
      狞笑声又响,竟有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回答:「这的确是龙,还是条仙龙,专噬邪魔的龙,不过这些都是陈年往事了,如今它是一条魔化的骨龙,亦是老夫的坐骑。」
      骨龙如蟒般在空中盘绕成团状,众人这才看见在它的尾后还拖着个令人战慄的诡异战车,竟是由无数骷髅头与骨头组成。
      战车上坐着一人,身裹白袍,秃着头顶,数绺白髮在脑后随风飘拂,颧骨高耸,两眶深凹,黑洞洞的根本看不见眼睛,就似个皮肉还未完全腐光的骷髅。
      「骷髅老祖!」
      崔采婷失声,语调中带着一丝罕有的惊讶。
      「嘿嘿,想不到这帮小儿里边,居然还有人认得魔家。」
      骷髅老祖森然笑道。
      众人色变,方少麟心惊道:「老天爷!无怪大泽中妖秽横生,原来是这个大魔头藏在此处作祟……」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