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景缎 第一百八十章

    时间:2018-01-11 林秀棠、林秀棣听到叫声,同时纵身跃离小慕容,侧身一望,见到柳氏姐妹,同时呆住了。林秀棠左右打量两女,道:「你……你们是双 胞胎?」
      柳涵碧道:「是啊!」林秀棣道:「是这个文渊的朋友?」柳蕴青道:「有什么不对吗?」林家兄弟相对一望,又回过头来,齐声叫道: 「对不起了!」忽地舍下小慕容,冲向两女,袖箭甩手箭纷纷射出。
      柳氏姐妹吓了一跳,连忙四下乱跳,躲开飞箭。柳蕴青叫道:「喂喂喂,干什么啊?」林秀棠道:「什么干什么?你们是一伙的,我们当 然要对付你们了!」
      柳涵碧匆匆避开一箭,叫道:「我们什么也没做啊!」林秀棣连射三枝袖箭,口中叫道:「所以我们不是说对不起了么?」柳蕴青道:「 那就停手啊,用说的谁稀罕啊……啊呀!」话到半途,一枝袖箭飕地从她眼边飞过,叮的一声,射落了她鬓边玉钗,一撮秀髮飘了开来。若是 箭尖偏了寸许,柳蕴青那娇嫩的脸蛋不免带彩。
      柳涵碧见姐妹险些受伤,顿时火冒三丈,指着林秀棠叫道:「你,就是你,那一箭是你射的!」柳蕴青吓得额冒冷汗,眨了眨眼睛,随即 气往上冲,一顿脚,叫道:「太过分了,蛮不讲理!涵碧,帮我,我要打他!」只见碧影飘飘,姐妹两人齐奔上前,朝林秀棠左右夹攻。林秀 棠一回身,单掌迎击柳涵碧,道:「打就打,谁怕谁?」柳蕴青却给林秀棣半途截住,立时走上了招。
      两对双胞胎均擅联手迎敌,心有灵犀,这时一斗起来,只见乱箭纷飞,纤手连舞,着实难分难解。
      柳氏姐妹突然来到,小慕容得了空闲,立时撇下林家两兄弟,来援文渊。文渊和卫高辛互佔优劣,一时不分高下,这时小慕容一来,卫高 辛脸色微变,抽身后退,摆脱文渊绵密的掌势追缠。小慕容短剑朝卫高辛一指,眼睛瞥向文渊,道:「这老头麻烦,我们一起上。」文渊微微 点头,心想:「保护于大人为先,得尽早收拾他。」
      两人一左一右,合斗卫高辛。小慕容施展「霓裳羽衣剑」,飘忽灵动之极,绕着他四下奔走,不时出剑奇袭,文渊则连变诸多曲意,佐以 玄功内力,相辅相成,更是厉害。卫高辛跟两人拆了数招,原已异常凶狠的脸色更加诡异,秃了的额前浮满青筋,眼珠更是血红,态若疯狂。
      林家兄弟久战无功,不由得都焦躁起来,偏偏柳氏姐妹纠缠不清,仗着云霄派轻功巧妙绝顶,虽然真实功夫逊了两兄弟几筹,处身箭雨之 下,居然毫髮无伤。
      林秀棠连甩两箭,叫道:「喂,咱们今天不打了,改天再打罢!」柳蕴青侧身急闪,道:「哪有这么便宜的事?用箭射了人家,就想跑么 ?」林秀棣叫道:「嘿,我哥哥那一箭可没射伤你哪!」柳涵碧一噘嘴,叫道:「没受伤,可是我们已经吓到了啊!」这兄弟姐妹四人穿梭过 招之际,竟也不忘嘴上较劲,既动口,又动手。
      兄弟两人被缠得火起,林秀棠忽然叫道:「二十八宿!」一喝之下,林秀棣与之同时转身背靠背,两臂左右斜出,猛地一轮飒飒锐响,四 条手臂对正四方,大片袖箭猝然而出。一袖连环七箭,竟是难分先后,布遍东南西北四方位,正是兄弟拿手绝技「二十八宿连珠箭」。如此发 箭,如满天星斗,封尽週遭可避之地,柳氏姐妹齐声惊叫,同时向后高跃。柳涵碧半空急翻,纤腰微扭,从其中三箭之间避了过去。柳蕴青顺 势后仰,脚下一箭掠过,头才一仰,便听擦地一声,另一箭从她胸前飞过,顺她仰势飞过。
      这密集如雨的神箭绝技,居然给柳氏姐妹用云霄派「飞天九重霄」的「凌空」
      「翻羽」二式避开,林家兄弟不禁大为吃惊,同时都想:「这两个姑娘,轻功实在厉害!」其实柳氏姐妹限于功力不足,轻功尚未登峰造 极,但是论云霄派轻功中的轻巧机灵,却已深得个中三昧,这才避得过「二十八宿连珠箭」的攻势。
      柳涵碧一翻落地,笑道:「你们箭法太差,还伤不到我们!」林秀棠眉毛上扬,道:「你们也碰不到我们一点衣角,有什么好得意的?」 林秀棣望向柳蕴青,正要说话,忽然眼睛睁大,怔然不语。柳蕴青见他神色有异,心觉奇怪,双手叉腰,叫道:「喂,你盯着我做什么?」柳 涵碧朝她看去,忽然惊声大叫:「蕴青,衣服!你的衣服!」
      柳蕴青低头一看,不由得惊叫一声,原来她刚才躲箭之时,那从胸口掠过的一箭,从她那浅浅的乳沟上飞过,因为她急跃而起,风灌得衣 襟鼓起,她又是身材娇小,这一箭来势急劲,没碰着她一点肌肤,箭镞却已把她胸前衣襟整个射裂,就如利刃所切,胸口衣料从中一分为二, 露出里面白嫩的胸部,连乳头都快露出来了。
      柳蕴青吓得赶紧抱住胸部,向后跳开,满脸通红地叫道:「你……你们……」
      林家兄弟呆呆地瞧着柳蕴青,不知为何,都觉得裤裆里大为充实,一下子变得窄了,见她遮住胸部,不约而同地走上前来。柳涵碧急忙挡在姐妹前面,叫道:「蕴青,快穿好呀!」柳蕴青急道:「已经破了,怎么再穿啦?我……我……」
      一急之下,竟然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转身就跑。柳涵碧惊叫道:「蕴青,等我啊!」
      她快步追去,不忘回头指着两兄弟,骂道:「你们这两个坏蛋,又来欺负蕴青!讨厌!差劲!下流!等我回去告诉秦师姐,你们就完蛋了 !」
      林秀棠跟着追去,叫道:「喂,喂,且慢,我们又不是故意的!你这么说,好像我们是坏人一样?」柳涵碧奔得飞快,把他抛在后头,脚 下不停,回头叫道:「本来就是!」林秀棣跟在哥哥身边,叫道:「这太冤枉人了,停下来说清楚啊!」
      柳蕴青跑在最前面,手掩胸口,不停掉泪,叫道:「涵碧,不要跟他们说话啦!呜……呜呜……我完了啦,被他们这样看,乾脆去死算了 ……」柳涵碧惊道:「慢点,慢点!蕴青,你可别乱来啊!我们先回去问秦师姐,看有什么法子解决……」
      林秀棣低声问道:「哥,女人给看到胸部,是这么严重的事?」林秀棠道:「我哪知道?我还不是第一次看到,也还没看清楚啊。」四人 两前两后,转眼间都已不见蹤影,看来林家兄弟连自己的任务也搁下不管了。
      卫高辛见林秀棠、林秀棣追着两个小姑娘跑走,心想单凭一己之力,已难以杀害于谦,蓦地厉吼一声,掌劈小慕容,趁她退避之际,冲出 两人包夹。只听他连声嘶吼,口吐白沫,手抓胸膛,显得十分痛苦。小慕容一怔,低声道:「他做什么?」文渊一掌拍去,叫道:「别放鬆, 再攻!」
      卫高辛却不再还招,仓皇窜至一旁,一跃而起,落至一株树木枝桠上。
      他剧烈呼吸,狠狠瞪了文渊一眼,数声狂叫,以轻功连踏数棵庭树,越过墙头,竟自逃了。
      小慕容向文渊一望,道:「不追他么?」文渊道:「穷寇莫追。他功力将尽,要是临危拚命,我没必胜把握,可能两败俱伤。」小慕容道 :「他变得这么厉害?以前你不是赢得过他么?」
      文渊走到旁边,捡起骊龙剑,微一沉思,道:「他虽然功力大进,但是看他与我交手之初,一路猛攻,犹如脱缰野马,难以收势,内劲虽 是兇猛,神情却越来越辛苦。依我看,他这功力不是本身练出来的。虽说卫高辛本是高手,要进步得如此之快,却太过匪夷所思。」小慕容笑 道:「你的武功也是进步得很快,那也是匪夷所思。」文渊一笑置之。
      小慕容收起短剑,道:「那两个男的追两位柳家姑娘去了,不过他们轻功比较差,应该追不上,云霄派的人又都在京城里,不必我们担心了。这两个人是什么来头?这身袖箭、甩手箭的功夫,可高明得很啊。」文渊道:「他们自报姓名,是林秀棠、林秀棣兄弟,我是没听说过。 」
      小慕容歪着头想了一想,喃喃地道:「姓林啊,林嘛……」摇了摇头,道:「不知道,下回见到大哥,我再问问他好了。」文渊微笑道: 「你刚才放了信号,可惜慕容兄没来,要不然这卫高辛定然跑不了。」小慕容笑道:「大哥又不在京城,那是放给你看的啊,是要你快点过来 ,不然我可敌不过他。哪知道居然把那两位姑娘引来了,倒是始料未及……」
      话至半途,庭院间突然青影闪动,一个男声叫道:「小妹!」
      文渊和小慕容同时一呆,转身去看,只见长衫飘动,居然是慕容修到了。小慕容眨眨眼睛,道:「大哥,你怎么来了?」慕容修道:「我 怎么来了?你自己放的信号,问我?」
      小慕容低下了头,静了一会儿,低声道:「大哥,有一件事跟你说,你可别生气喔。」慕容修皱眉道:「什么事?」小慕容拍拍后脑杓, 抬起头,嘻皮笑脸地道:「大哥,其实我没有要找你啦。」
      猛听一声极大的吸气声,紧跟着慕容修双眼一瞪,破口骂道:「臭丫头,死丫头,没有要找我,放信号作什么?把你大哥耍着玩么?你大哥走路不费力是不是?三更半夜翻城墙很轻鬆?」他一连串骂出来,声音大如雷震,文渊倒退一步,暗暗苦笑,小慕容双手遮住耳朵,缩着脖 子,睁一眼闭一眼,不迭道歉陪笑,道:「大……大……大哥……对不起啦……谁知道你就在京城呢?」
      慕容修哼了一声,骂道:「你这丫头,成天搞鬼……」忽然,他瞥见小慕容右肩染血,脸色登时一变,捉住小慕容右上臂,道:「怎么受 伤了?」
      小慕容道:「刚才有刺客来杀于大人……」慕容修道:「于大人?什么于大人?」也不等小慕容说完,猛地回身揪住文渊前襟,冷冷地道 :「你这小子,居然没保护好我家小妹,让她受伤?」
      小慕容急忙上来分开两人,嗔道:「大哥,你真是的!他伤得比我厉害,你别为难他啦。」慕容修上下打量文渊,见他右臂、胸膛均已负 伤,眼睛半闭,昂首向天,道:「这点小伤算啥?男子汉大丈夫,只有上下两个头不能丢,其他小伤都当是狗屁!」文渊笑道:「受教了。」
      这时于谦和紫缘见刺客离去,先后来到院子里。于谦道:「难为两位了,受伤厉害么?」文渊道:「皮肉外伤,不要紧。」
      慕容修见了紫缘,道:「怎么,你这丫头也在这儿?」紫缘盈盈行礼,微笑致意。慕容修斜睨于谦,道:「你又是谁?」小慕容笑道:「 大哥,你正在人家家里,却问主人是谁?」慕容修两眼一翻,道:「哦,你是那什么于大人?叫什么名字?」
      慕容修出言无礼,于谦却也不生气,说道:「兵部尚书于谦。这位是慕容姑娘的兄长,那么是江湖上说的大慕容了?」慕容修嘿地一声, 道:「居然认得本大爷,你倒是有点见识嘛。」
      紫缘见文渊和小慕容都受了伤,当下轻拍两人肩膀,柔声道:「先进去包扎了伤口,有话再慢慢说罢。」文渊微笑点头,道:「正好,我 也有事要请教慕容兄,慕容兄既然来了,不急着立刻便走吧?」
      慕容修冷笑道:「嘿,我正好也有话要问!」陡听「刷」地一声,慕容修拔剑出鞘,冷森森的剑光抵住于谦咽喉,喝道:「你算什么东西 ,哪一点了不起,竟然要我家小妹为了保护你受伤?」
      文渊、紫缘见慕容修如此举动,不禁一阵惊愕。于谦却微微一笑,望向小慕容。小慕容大为尴尬,心道:「昨天我才做的事,大哥又来一 次?」她连忙按住慕容修握剑的手,道:「大哥,等一下我慢慢跟你解释,你别乱来啦!」慕容修哼了一声,虽然收剑,却仍紧紧盯着于谦。
      众人纷纷进了厅堂。文渊知道慕容修性子狂傲,怕他又做出什么惊人之举,当下道:「紫缘,你跟慕容兄说一下这些日子来的事,我跟小 茵去处理一下伤口。」
      紫缘点头答应,道:「快去吧,让我来说就行了。」慕容修瞪了紫缘一眼,紫缘回以一个浅浅的微笑。慕容修暗哼一声,眼朝天望,鼻子 中呼出几口气,道:「说罢说罢。」
      文渊和小慕容取了绷带,回房包扎伤口。小慕容笑道:「你倒是聪明,让紫缘姐先绊住我大哥。」文渊苦笑道:「慕容兄个性太烈了,紫 缘在那儿,他总会收敛一点吧?」小慕容嘻嘻一笑,道:「这我可不担保。」
      她剪下一条绷带,道:「衣服脱掉,我来帮你。」文渊依言脱去上衣,两人在床边坐了下来。小慕容查看他胸膛伤势,道:「还好,卫高 辛跟黄仲鬼还是差远了,上回你中了太阴刀,那才叫厉害呢。」文渊笑道:「我没能打赢卫高辛,跟黄仲鬼一样差得很远。」小慕容微笑道: 「有什么关係?你很厉害了,再过一两年,说不定可以像我大哥一样厉害。」她一边说着,一边低头替文渊包扎,柔软的指尖碰着他的身体, 文渊不禁起了一阵遐思。
      小慕容又替文渊包好右手创伤,跟着轻解罗衫,笑道:「该你帮我啦,可不许动手动脚。」文渊笑道:「你伤在肩上,动手是无论如何免 不了了。」小慕容脸上微红,笑道:「你敢动我的脚一下,我就踢你。」文渊伸伸舌头,笑道:「知道,知道。」
      他帮小慕容敷着伤药,一边说道:「慕容兄真是很担心你,平白无故地白跑一趟,一看到你受伤,什么气话都不说了。」小慕容嗯了一声 ,歎道:「是啊,从小到大,大哥就是太宠我了。」
      文渊替她裹好伤,轻拍她的肩膀,道:「好了。」小慕容动一动肩,笑道:「这样舒服多啦。」文渊一笑,穿上衣服,道:「小茵,等一 下你得管一下慕容兄,他刚才对于大人挥剑,我有点担心于大人会不会生气。」小慕容也穿好了衣服,笑道:「不会的啦,昨晚他不都没生气 ……」
      这话一出口,文渊立时望向小慕容。小慕容陡觉失言,心头一跳,赶紧住口。
      文渊道:「昨晚怎么了?」小慕容若无其事,笑道:「那个……没什么呀,是……我打破了于大人的茶杯……」文渊按住小慕容左肩,凝 视着她。小慕容有点心虚地低下头,心儿怦怦乱跳,额上冒出了涔涔冷汗。
      文渊轻声道:「小茵,你瞒着我什么事?」小慕容眼睛一瞄,见文渊神色严肃,不禁有点害怕,低声道:「你……你别这样看人家啦…… 」文渊道:「究竟是什么事?」他望着小慕容,脸上虽然平和,可是却毫不放鬆。
      小慕容被文渊紧盯,惶急之下,又怕文渊不高兴,知道不能矇混过去,只得往床里面缩了缩,低声道:「好……好嘛,我说,你不要生气 啦……」
      她硬着头皮,把昨天晚上,对于谦白刃加身,出言威胁,加以试探的事情说了出来,从头到尾,说得明明白白。
      文渊听完,脸色登时变得十分难看。小慕容低声道:「你生气了?」文渊深呼吸几下,道:「我不想说,不过是生气了。」小慕容低下了 头,脸色发白,一时不敢说话。
      文渊道:「于大人又不是江湖中人,你这样对他?要是于大人被你吓到,口气软了,你就真要杀他不成?」小慕容急道:「我没有啊,我 真的只是……只是想试试他……」文渊怒道:「那也不是这么试法!你是不信任我的眼光,怕我看错人?还是以为我太听韩师伯的话,没有主 见?你一向都是那么聪明,为什么会做这种傻事?」
      小慕容从来不曾被文渊说几句重话,心里一急,竟然哭了出来,紧紧搂住文渊,哭道:「我没有那个意思啦!对不起,对不起,你别生气 ……我……我……呜呜……我是担心你嘛……」
      文渊见她哭了,不禁有点心软,觉得话说得重了,心情登时缓和下来,轻声道:「我知道你关心我,可是你得想想大局,我又不是为了于 大人一人安危才来的。你这么做,实在过分了。」小慕容紧抱着他,呜咽道:「我知道,我知道了,对不起……不要生气,拜託……」
      文渊歎了口气,轻轻拍着小慕容的背,柔声道:「好了,好了,我生气一向气消得很快。别哭了,好不好?」小慕容点点头,擦擦眼泪, 声音仍是哽咽,道:「真的不生气了?」文渊微笑道:「你要是怕我生气,想办法让我高兴吧。」
      小慕容见他已无愠色,登时破涕为笑,搂紧他的脖子,柔声道:「怎么样你会高兴,我就做什么。」文渊笑道:「好,你让我动动脚,可 别踢我。」
      小慕容噗嗤一笑,这才真的开心起来,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脱下裙子,双手慢慢抬起右腿,笑道:「脚在这儿,请便呀。」文渊见她下 身全裸,私处只被衣摆稍微遮住,整条美腿都展现在自己眼前,不禁笑道:「这么大胆?」小慕容脸蛋一红,道:「不……不太好,是么?」 文渊摇头笑道:「很迷人,我现在真是完全不生气了。」伸出了手,将小慕容的右腿抱在身前,轻轻抚摸那嫩如凝脂的腿肌。小慕容轻轻呵了 口气,眼睛微闭,不由自主地向后仰身。
      文渊脱掉她右脚鞋袜,摸着她的脚踝,手指滑过她的脚背,在她的脚趾头间轻轻骚动。小慕容忍不住格格地笑,笑道:「别这样,好痒哦 .」文渊轻声道:「那这样呢?」手指转移阵地,来到她柔嫩的脚底,食指在她涌泉穴上轻巧地揉动。这地方更是敏感,小慕容被弄得娇笑连连,身子犹如花枝乱颤。
      她轻轻推着文渊,连声笑道:「不要……啊哈哈、啊啊、这样……这样太刺激……」文渊把那纤足放到唇边,朝脚底吹了口气,一股异样 的快感登时从她脚心流遍全身。小慕容呻吟一声,微发娇喘,轻声道:「这……这样……我要受不了了……」忽然之间,文渊又开始搔她的痒 .小慕容被他一弄,又开始笑个不停,忍不住起身逃开,笑道:「不来了,不来了!」
      文渊笑道:「是谁说要我请便的?」跟着起身,伸手来捉小慕容。小慕容笑道:「反正你已经不生气啦,我不怕!」文渊把脸一板,道: 「那我现在又生气了,你怎么办?」小慕容一边跑,一边做了个鬼脸,笑道:「吓死我了,拜託你别生气哦!」
      两人在房中飞快追逐,几次小慕容差点被文渊抓住,都给她轻轻巧巧地躲了开去。这时小慕容下身仍是赤裸,虽然她衣衫甚长,可以挡至 大腿,但是奔跑纵跃之时,仍不免迎风飘扬,把圆润的粉臀露给文渊观赏,令他心神不定,倒也是文渊没能捉住小慕容的一大阻碍。
      小慕容绕过房中八仙桌,笑道:「喂,你的轻功是不是变差啦?」文渊正在桌子另一头,笑道:「要捉人,也不必全靠轻功!」小慕容还要调侃,忽然觉得脚踝一紧,突然给什么东西绑住,身子被这么一拖,险些跌倒。她连忙扶住桌子,低头一看,却是一条绷带,从桌底另一边 飞来,捆住她的左脚。
      小慕容这么一停,文渊已经放开绷带,翻过桌来,按住小慕容双肩,笑道:「怎么样?」小慕容肩膀被他一按,登时「啊唷」一声,现出 痛楚神情。文渊陡然想起她肩头有伤,急忙放手,道:「啊,抱歉,会痛么?」哪知小慕容舌头一吐,笑道:「不会啊!」趁着他放手,转身 便跑。文渊应变也快,伸脚一踩,踩住她脚上拖着的绷带。小慕容才窜出一步,脚下又是一踬,身形止住,登时被文渊从背后直搂进怀。
      文渊笑道:「跑不掉了吧?」小慕容微微喘气,脸蛋发红,道:「你越来越诈啦,还用绷带,不怕人家跌倒?」文渊咳了一声,笑道:「 不知道是谁先耍诈骗人?我看得先把你绑起来,免得一跑再跑,可会累坏人的。」小慕容心中怦地一跳,嗫嚅道:「绑……绑起来?不要啦… …」
      本来文渊是随口说说,见她神情有点慌张,却真想用这法子来治治她了,登时笑道:「正好这里有绷带,就用这个好了。」说着顺势把小 慕容按在桌上,蹲下身去,先把她左脚跟桌脚捆在一起。小慕容有点惊慌,叫道:「喂,喂!不要啦,这……这样很丢脸……啊!讨厌,不要 ……」就在这时,文渊又把她的右脚绑在另一只桌脚上。
      文渊笑道:「这样正好。」一看那张八仙桌,灵机一动,又把小慕容的双手拉向桌子另一边,分别用绷带将手腕和桌脚捆住。这么一来, 小慕容整个人躺在桌上,四肢伸向桌子四角,都已经给绷带牢牢定住,动弹不得,果然是完全跑不掉了。文渊放下剩下的绷带,笑道:「大功 告成!小茵,这下你没法子跑了罢?」
      小慕容满脸通红,水汪汪的眼睛望向文渊,呼吸急促,却不回答。
      文渊看着绑在桌上的小慕容,左右端详,正自高兴,忽然又觉得有点不对劲。
      小慕容的身材本就娇小,这么四肢开放地躺着,手脚全跟桌脚绑住,身体登时被撑展开来,胸口衣服绷得紧紧的,双乳轮廓宛然。她双膝 弯曲,脚底离地,因为分绑桌子两脚,两条美腿迫得大大岔开。
      又因为小慕容躺在桌上,衣摆不免向上浮起,已经难为私处屏障,整个股间曝露大半,在布料阴影下,看得出淡红色的花瓣。小慕容娇躯 微扭,想要併拢双腿,却是无能为力,那隐密的地方一经挣扎,嫩肉微颤,更是给文渊莫大的刺激。
      文渊看得目瞪口呆,他和小慕容相处日久,却还不曾见她如此双腿大开,将股间美景彻底奉献,像是欢迎他长驱直入一般。他咳嗽几声,苦笑道:「是不是有些奇怪?」小慕容轻轻喘气,双颊红晕,满脸羞涩之态,叫道:「我就说啦,会……会很丢脸的……你……你还要这样… …这么坏……」
      说着说着,小慕容竟似承受不了这羞于见人的姿势,在文渊的注视下,股间已经缓缓流出爱液,滴落桌上,闪闪发亮。文渊见她在这姿势 下如此害羞,不觉也兴奋起来,走上前来,双手放在她大腿根部,缓缓往内侧抚摸。
      小慕容娇吟一声,发出了一阵动摇的声音。

友情提示: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合理安排时间,享受健康生活。

版权声明: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

联系邮箱: 激情综合站:色妹妹av_欧美女子色情格斗番号_欧美情色_亚洲美女色图片禁图 为海外华人服务,提供综合成人信息,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

站点申明: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受美国法律保护。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请马上离开!